楚怀玉陆扶苏陆大人的仵作娘子完整版小说全本阅读

小冰 2021-04-05 15:48:56 1
楚怀玉陆扶苏陆大人的仵作娘子完整版小说全本阅读

猛然之间被这话吓了一跳,楚怀玉一直喝了好几口水才压下自己的震惊。

“聪聪怎么会忽然之间这么说?是娘亲对你不好吗?”

“是我看娘亲太辛苦了!”楚聪乖巧的走上前去帮着楚怀玉按摩着腿,全然像是一个小大人似的。

“以前下雨天的时候都是娘亲帮我撑伞,但是苏婉婷说了,娘亲也是一个大孩子,需要有人帮忙撑伞,所以有个父亲爱娘亲才是好的!”

楚怀玉干笑两声,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应该怎么搭茬。

楚聪自小乖巧这是毋庸置疑的,但是孩子在幼年时期最是缺爱的关键时期。

自己一直在和死人打交道,有的时候难免有些纰漏。

翠英她们虽然照顾得好,但是终究隔着一层皮。

这样的感觉,虽然楚聪不说,但是楚怀玉还是可以感受到的。

无奈于此时的楚怀玉却没办法说出来真相,只能抱着楚聪的头以示安慰。

次日大早。

楚怀玉知晓陆扶苏愿意给自己放假自然是开心不已,以至于难得睡了一个大懒觉。

一直到楚聪来叫自己,这才不得不简单洗漱一番。

“父亲,你怎么这么不上心呢!”楚聪看着楚怀玉颓废的样子急的直跺脚。“昨天陆伯伯说了允许我们回去榆安县的,我就又可以看到温伯伯和许伯伯啦!”

楚怀玉轻哼一声不以为意,说道:“你还真信了他的话,要是想让咱们回去的话,早就回去了。”

“父亲我就要回去嘛!”

楚聪窝在楚怀玉的怀中撒娇,她只能一点点的应着。

两人正说着话的时候,忽然听到外面传来一道声音,好奇的朝着外面看去,正好看到秦安站在院子里。见到楚怀玉正欲躬身,哪知道见到楚聪又楞在原地。

“这位是……”

“这是我儿子!”楚怀玉大大方方的回应道,笑着招呼道:“秦公子难得有时间过来,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重要的事?”

秦安这才反应过来,腼腆的笑着。

“在下前几日遇到林公子便觉得一见如故,又承蒙陆大人和林公子不嫌弃得以一同吃饭,前几日摘了一点桃花,正好晾晒之后成了下茶的好东西,正好今日路过,所以......”

“所以本官替林仵作谢谢你的好意了。”

楚怀玉正欲道谢便已经被人抢先一步,笑意凝固在脸上,看着陆扶苏自然的接过茶包放在鼻尖闻了闻,似乎很是陶醉似的。

“味道的确不错,但是林仵作一直以来对桃花都过敏,所以这一包还是本官拿走了,本官和林仵作还有别的事情要忙,秦公子你……”

面对着突然冒出来的陆扶苏秦安本来就心有余悸,如今一大段话说出来更没有可以反驳的。

反应过来急忙道:“既然如此,那在下就不打扰了,改日再来找林公子。”

说完这话,秦安还不忘对着楚怀玉谦卑的笑笑。

楚怀玉回之以无奈一笑,目送着秦安的身影渐渐走的远了,这才不满的看向陆扶苏。

“我什么时候对桃花过敏了?大人你怎么胡说八道呢?”

“我说你过敏就是过敏!”陆扶苏见楚怀玉有意过来抢桃花茶,急忙快先一步闪开,脸色不禁沉闷下来。“这次榆安县你去也要去,不去也要去了。”

“为什么这么说?”楚怀玉的心里忽然涌起一股不祥的预感,紧张的看向陆扶苏.

陆扶苏面对着这样的目光不禁有些愧疚,转过身去这才平静道。

“榆安县出了一个采花大盗,已经接连残害了四个女子,这件事情惊动了朝廷,大理寺自然首当其冲,要过去一探究竟。”

采花大盗?

楚怀玉听到这个词不禁有些不可思议,这古代的民风虽然说不出来多么开放,但若是男欢女爱到是也并非难事。

就算是再不济,男子真的有什么需要的话,但凡拿点银子去到青楼柳巷,也都可以寻欢作乐,何至于去糟蹋寻常女子?

不过事关人命,楚怀玉推辞不得,脸色也变得正经起来。

“等我马上去收拾。”

转身朝着院子里面匆匆而去,陆扶苏摸着手中的桃花茶,一时之间说不出心中的滋味。

既然是要回榆安县,楚聪自然而然的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好在陆扶苏像是早就有所准备似的,特意准备了一辆马车,也正好方便许多。

一行人就这么上路,朝着榆安县的方向而去。

路上的时候因为有着楚聪的一路玩笑,到是也显得轻松许多。

陆扶苏借着路上的功夫看着传过来的资料,因为有着楚聪的缘故,到是也没有多说什么。

经历了一整天的颠簸,几人这才终于在天黑之前赶到了榆安县。

温照仁和许风临早就已经等候许久,见着一行人过来急忙迎了上去。

“温伯伯,许伯伯!”楚聪率先打着招呼,被温照仁一下子抱起来,在原地转了好几个圈这才放下,“你这小子又胖了许多,看来陆伯伯对你不错啊!”

“那是当然!”楚聪嘿嘿笑着说道,还不忘看了一眼陆扶苏。“陆伯伯就像是父亲一样!”

这话吓了楚怀玉一跳,急忙开口阻止,生怕楚聪再说出什么惊世骇俗的话来。

“许师爷不妨先派人把聪聪送回去吧,他在这里我有点不放心。”

许风临倒也是个有眼力的,点了点头亲自抱起楚聪,护送回去。

留下的几人也不是什么生人,简单的打了个招呼便径直走进县衙。

这会最重要的,当然还是能够先解决了榆安县的难题才是。

温照仁坐在上首,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眉间带着几分愁容。

“这榆安县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先是闹鬼不说,现如今竟然又多了一个采花大盗。四个花季少女都死状惨烈,如今外面还亮着,家家都关好门窗,不敢再出来了!”

“我们注意到了。”陆扶苏点头应着。“那有没有什么线索?或者说有没有怀疑的对象?”

温照仁摇头,说道:“这采花大盗就好像是凭空而来似的,现场几乎不曾留下任何有用的东西。如果说真的有的话,大概就是……一封书信?”

2万+
1 点赞

相关阅读

精选微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