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无常的祝福小说》白无常的祝福免费阅读(洛晚吟慕夜白)小说在线阅读

zhangdongdong 2022-12-11 22:27:10 26
我坐在阳台上,吹着冷风,看着外面的万家灯火。
自杀之后带来的失落慢慢席卷全身。
我觉得我应该放一首网易云致郁歌曲抒发一下情感,但是很可惜,我已经没办法动我的手机了。
正当我想着该去什么地方溜达一下的时候,我放在浴室的手机没完没了地响了起来。
我飘过去一看,是慕夜白那个倒霉玩意打来的。
我跟他前天才领了结婚证,他说还有些分配的财产没算清楚,让我先别拉黑。
我知道他的性格,做事情从来不拖泥带水,我只当他是想跟我彻底断干净,以后不再有任何联系。
但他现在给我打了这么多电话,是因为什么?
我不理解。
他打完号码,又打微信,反反复复没完没了。
我听着心烦,想着我能不能把手机给撞到浴缸里。
但我刚成为鬼,还虚得很,没法触碰实体。
我就看着手机没完没了地响。
半个多小时之后,手机终于安静下来了。

《白无常的祝福小说》白无常的祝福免费阅读(洛晚吟慕夜白)小说在线阅读
我爸妈的电话消息是在第二天清晨发来的。
我妈说:  「不是我们心狠不让你回家过年,只要你去求慕夜白跟你复婚,我们就同意你回家过节。」
我跟慕夜白闹离婚的时候,第一个反对的就是我的父母。
因为我跟慕夜白还是夫妻的时候,哪怕慕夜白不喜欢我,他也会看在那本结婚证的分上,适当给我家一些经济支援。
慕氏家大业大,他手一挥,就可以让我家的产业起死回生。
我跟他离婚了,这棵大树就留不住了。
所以在离婚冷静期的时候,我爸妈就无数次冲到我住的公寓,劝说我别离婚。
看我不动摇,我爸还甩了我一巴掌,骂我不识好歹,离过婚的女人,以后是嫁不出去的。
我前天还是固执地跟慕夜白领了离婚证。
跟五年前领结婚证一样,慕夜白让我一个人在民政局等了他几个小时,他才姗姗来迟。
来了之后连句话也不说,签完了又坐上他那辆价格不菲的豪车,绝尘而去,不带一丝感情。
车子碾压路上的积水,溅了我一身。
我撇撇嘴,强压眼角要溢出来的泪。
我想着快过年了,拿了离婚证之后,就去买了些年货回家。
却不想被她们拒之门外。
我爸妈把我赶了出来。
我妈看我的眼神,可以用刻薄来形容。
她说:  「你还有脸回来,你明知道我们家只能靠着慕氏生意才能做下去,你现在跟他离婚,你这不是要把我逼死吗?」
我低头看着散落一地的年货。
多年的委屈涌上心头。
我满脸泪水,看着我的亲生父母。
「那我呢,我做得还不够吗?」
我不管他们的谩骂,转身离去。
在那一刻,我已经做好了自杀的准备。
我突然想知道,他们如果发现我去世,会不会后悔当初对我做的那些事。

6.
大年初一,家家户户都喜庆得很。
我家也很喜庆。
我坐在浴室的洗漱台上,看着泡在浴缸里的我。
整个浴室都被衬得红通通的,除了有些恐怖之外,颜色还是挺喜庆的。
早上七八点,家家户户都开始活动了。
邻居家正在做饺子,剁馅的声音听着就很忙碌。
楼下似乎在做禾花鱼,香味顺着管道飘上来,我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这才想起来自己自杀之前,整整两天没吃东西了。
灌了自己一瓶红酒之后,就躺浴缸里了。
现在闻着这些香味,我开始后悔自己自杀之前没吃饱了。
大过年死了就算了,还成了饿死鬼。
我正想着是飘去邻居家看她包饺子,还是去楼下看禾花鱼的时候,我的门被人敲响了。
这个时候,谁会来我家呢?
我脑子开始搜索我的社交圈,大学毕业之后,我成了全职太太,基本上跟之前的朋友断了联系,富太太圈我也融不进去,所以我的朋友,几乎没有。
难道是快递?
我一边脑子搜索着自己最近是不是买了快递还没签收,一边朝门口飘去。
我透过猫眼往外看,等看清楚外面的人之后,我愣住了。
为什么慕夜白会出现在我家门口?

7.
我透过猫眼往外看,只看见慕夜白那张俊朗的脸上,充斥着浓烈的不耐烦。
他暴躁地敲门,又反复去按门铃。
「洛晚吟,你别以为这样就能博得我的关注,这一招对我没用。」
慕夜白的声音隔着门传了进来。
我很害怕慕夜白的负情绪。
不管前一刻我的情绪有多雀跃,只要他一出现,一蹙眉,我就会感觉天要塌下来了。
因为在跟慕夜白结婚之前,我爸妈就对我千叮咛万嘱咐,要我千万别惹慕夜白生气,因为我们家的生意能不能东山再起,就看慕夜白能不能看在那本结婚证的分上,接济一下我们家了。
在结婚的前一晚,我妈妈一边给我准备东西一边嘱咐道:  「你嫁过去之后,要学着讨好慕夜白和他的家里人,毕竟你姐姐跟你弟弟上学还需要花钱,你应该也要为他们着想。」
我低着头看着脚上的婚鞋,撇了撇嘴,没说话。
如果不是因为结婚,我今天本来应该要去打工的,一天八十块的兼职费。
也正是因为这样,在结婚之后,不管遇到什么事情,只要我察觉到慕夜白的情绪不对,我都会选择道歉。
到最后,我甚至都分不清楚谁对谁错。
在我爸妈的洗脑下,我觉得,慕夜白生气,我就是错的。
所以哪怕现在自杀了,看到慕夜白情绪如此不悦地出现在我家门口,我还是会下意识觉得,自己做错了,应该去跟他道歉。
可现在的我,已经没办法回应他的负面情绪了。
敲门得不到回应,慕夜白更加暴跳如雷。
他又给我打了几个电话,我放在浴室的手机响起了我常用的铃声。
我这个房子,是慕夜白的妈妈在结婚前,送给我的结婚礼物。
她是个好人,她对我说:  「虽然是我要求你嫁给我儿子的,但我也担心你在婚姻里受了委屈,所以我想给你一处庇护所。」
这是一个公寓,不大,八十平的两房一厅,手机放在主卧的浴室里,我站在门口还是能听得到铃声。
慕夜白也听到了。
他一掌拍在门上:  「好样的洛晚吟,你最好躲一辈子,别再让我看见你,你的东西我丢在门口,以后也别去我家里找了。」
他挂断了电话,踢了脚底下什么东西一脚,然后就愤然转身离开了。
我躲在门口,大气都不敢出。
大家都说害怕鬼,但我现在变成了鬼,却害怕门外的慕夜白。
我特么真是个垃圾!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