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亲情叫原谅散文

小磊耽美文学网 2020-06-25 11:35:29 2

  门庭前,满院的柿子洒落一地,依山而居的一农户里时有时无的传来一个母亲对自己女儿训斥声:“你怎么这么不懂事,柿子还没成熟都采回来干嘛?......说要去挑茶叶,结果看看你的都干了么...”母亲秀莲的脸上满是怒其不争的无奈。

  4岁的梨花,还在一旁抽泣着,显然是刚刚挨了骂。

  <一>

  说到这三女儿梨花,其实是个聪明伶俐的孩子。别人家这个年岁的孩子都还在嗷嗷待哺,4岁的年纪便可帮家里干农活,累了自己拿个板凳爬到床上呼呼大睡,饿了随便找上顿剩下的地瓜就可以充饥,从不哭闹缠着大人,果真是穷人孩子早当家,或许也是因为生在重男轻女的封建家庭里,母亲已经连续生了三个女儿,让本就不喜欢秀莲的婆婆更是心生不满,早早的分了家。经济窘迫的情况下,父母也只能起早贪黑的忙着农活来温饱一家人,自然也没那么多时间顾上孩子,秀莲的三个女儿便早早学会了自己照顾自己。

  90年代的村里人,都还不懂往外面的世界去寻找更多的机遇,都还是脚踏实地的耕耘着每一分土地,那时候梨花的叔叔是村里唯一走出去的大学生,在梨花奶奶的眼里满满的就只有指望着这个儿子,那是她唯一的自豪。梨花的爸爸土根,身为长子命运却截然相反。因为还得给这个叔供学费,所以家里的大部分土地创造出来的经济其实都不在土根手里。

  “离家比较近的土地,我们要种,得给土根他弟交学费,尾林处的田地就给你们种稻谷,牛庵那里的茶园就给你们年轻力壮的去打理。我们年纪也大了,那2个地方远是远了点,勤劳点养活你们一家也够了。”这是秀莲婆婆对土根说的话,当然也是故意说给秀莲听。其实秀莲心里明白,老两口对体力活怕是也使不上多大劲了,就算是自己管理比较近的田地,到时很多事不还是得土根来忙活,自己起早贪黑的都还是为了这个小叔子。看看三个乖巧的女儿,秀莲有泪也只能往肚里咽,不管怎么样还得养活她们长大。

  大门口烟圈缭绕,土根自顾的走到门槛上做了下来,对于这一切的重担,这个男人望了望天空,长叹一口,选择了沉默。

  就这样,经济分家,劳务不分家的新生活开始了。这一年,梨花刚好4岁。后来土根给她做了一副小型的农具,一根小扁担和2个小布袋。大城市里的孩子玩玩具的年代,梨花变开始拿着这幅农具到田里帮忙担稻子回家。土根看着这个小娃子,心里满是怜爱,却又无可奈何。只怪梨花生在了苦命人家。

  稻子就是三五天的抢收季节,在这“四季有花长见雨,一冬无雪却闻雷”之谚的地方,台风雷雨说就来。所以村民们也只得趁着天晴的日子忙着收割,全家老小出动。小梨花却喜欢这样的热闹,山路上走的人多了就不会害怕,有时候遇上好心的阿伯还会帮她一把。

  稻谷收割完后,接下来就是天晴的时候晒谷子了,把晒干后的稻谷收进大木柜里便完成这阶段的工作了。不过,顾不上小憩,茶季也是随之而来。

  这天家做茶的土根对二女儿小花说:“我这边忙不开手,你去山上帮忙挑些茶叶回来吧,放太久了会闷坏。”对于6岁的二女儿,土根是放心把这事交给她的。只是小花却面露难色有些为难,低着头说:阿爸,我挑不动担子,我去学采茶吧,让阿妈挑茶回来。”一旁吃着地瓜的小梨花,却突然跑过来说:“阿爸,我也要去,我能挑。”要不然实在忙不开,土根是不会想让还年小的女儿去做这些的。之前虽说去挑稻谷还有大人陪着,现在上山,两娃子自己去走山路,确实让人担心。可是看着家里还一堆的事,眼下却也只能答应了。

  去茶园有两条路可到达,一条是山上的小道,另一条绕得比较远却宽敞好走。土根让小花带着妹妹一起,互相照应,绕着大路去走。儿童的天性都是贪玩的,两娃子一道上山自然是看见野花野果都想采个鲜。路过一水库旁的时候,梨花不禁对树上挂着的红通通的野葡萄所吸引,闹着不肯走。小花说:“阿爸说了,让我们不要贪玩,要直接去茶园。而且这下面是水库,太危险了,我们就不要摘了。”自小,没有零食的姐妹,都是妈妈上山去砍柴的时候顺些野果来解馋的。这次,小花不乐意了,“哼...二姐对我不好,有野葡萄都不给我摘,你拿个长点的树枝就可以勾到的,你就是不愿意......”。

  拗不过梨花的执着,小花决定去找来个树杈试试。“小馋鬼,二姐这次就先应了你,你一边等着,我去给你勾葡萄”。“耶……二姐最好了”拍着小手的梨花退到了一旁。小花开始吃力的与葡萄展开了搏斗。几轮攻势下来,葡萄粒倒是被她打下了不少。喘着粗气,小花决定罢手,去捡落满一地的葡萄粒给妹妹。不想的脚下一划,这可真吓坏了一旁的梨花。幸而,抓住了旁边的芒草。“二姐,我不要葡萄了,你快上来,来,我拉你一把。”

  爬到大路上的小花,给了梨花一个惊喜,另一只手握着好几个葡萄粒,不过因为刚才的一摔,捏碎两个。小花缓了缓刚的慌张,笑着伸手给了妹妹。“二姐,你刚刚吓到我,我再也不胡闹了”。说着抱住了小花。“二姐,我们一起吃吧”“梨花,你吃,我不喜欢吃,不过我们耽误好久时间了,我们该去找阿妈了”。说着拉起妹妹的说就往茶园的方向跑去......

  <二>

  到达目的地,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绿色的盎然之意,梨花家的茶园在路的斜坡处,因为地势偏远,远远望去就独见秀莲陀着背忙碌着将一片片茶叶采入篮子中。“阿妈……,我们来了。”

  自顾忙碌的秀莲显然是听见叫声才惊觉两女儿的到来。抬起头,慈爱的口吻说:“你阿爸叫你们来的吗,他家里忙不开了是吧?”

  “嗯,阿爸让我们来挑些茶叶回去,妹妹非要帮忙一起挑,我来帮你采茶。”小花乖巧的应了妈妈的话。“

  你妹妹还小,这么远的路,怕是挑不动,这样,你们两在这,我先挑一次回去,你们乖乖的在在学采茶。”

  “可是阿妈,我还没采过茶,不懂茶呢,妹妹就更不会了。”

  “来,阿妈教你们一下,你们先学着,阿妈必须得先挑一趟回家,不然茶叶晒坏了就不好了”

  “嗯……”两姐妹齐声应和着。

  简单教了下,秀莲就放心的先回了家。乖巧的两姐妹便也新奇的学了起来。

  “梨花,我们两来比赛,好不”

  “好呀,用我的小布袋,一人一个,看谁采得多。”

  “好,准备,开始......”

  姐妹俩就像茶中的精灵,忙的不亦乐乎。

  过了许久,还不见妈妈回来,也许是厌倦了新奇感的梨花开始不专心起来,兀自盯着茶叶旁的一棵柿子树,想起主意:“二姐,刚给我采了葡萄,我也要送礼物给她。这颗柿子应该是自己家的,我采来送给二姐应该没事。”

  “二姐,你先采着,我到路上看看阿妈来了没。”

  “好的,你不要跑太远,看完马上回来。”

  趁着这个空档,梨花溜达了柿子树底下,这颗不高的小树却硕果累累,挂满10来个的果子,刚好够这个小娃爬上去。

  一溜烟的功夫果子纷纷落地,梨花还不晓得生的柿子还不能吃。悄悄的拿了个大的布袋装了起来,回到了小花的旁边。小花倒也没在意随口就问:“阿妈来了吗?”

  “还没看见呢。”说着悄悄的拿起了刚采的茶叶躲到了一边,把柿子悄悄放了进去。

  小花倒也没留意,以为是小孩子贪玩了,其实自己也想玩,只是不想让阿妈回来看到自己没专心采茶。而妹妹比自己还小得多,就让她玩吧。

  过了一会,秀莲回到了茶园,看到两女儿采的茶叶,不禁心里高兴的夸了她们。不过这样一来一回的天色也差不多了。秀莲就让小花带着妹妹先回家,自己再采一会随后追上她们。

  两小孩倒也听话,就是梨花非得想自己挑自己的布袋的茶叶。无奈,秀莲只得答应了她。小柿子被梨花藏到了茶叶中间,显然秀莲还没发现。只是从原有的茶叶里拿了几把出来,她想:女儿还这么小。

  因为挑着茶叶,这两小娃回家的路显得很专心,就是身负担子,走得倒挺慢,边走边歇的。也着实让秀莲追上了。

  回到家里,显然由于疲惫,梨花早把柿子抛之脑后了。不想,土根倒茶叶时发现了。不小心让梨花的奶奶也看到了。本就不喜欢梨花的她,寒酸了句:“是个女娃也就罢了,还这么会祸害东西,小时候没人教,长大了还不知会咋地。”

  秀莲是个有气藏不住的人,听到这心里的委屈一下子迸发了出来。“小花、梨花、过来”。“这是谁摘的柿子?”

  “是我。”梨花小小年纪倒也敢作敢当。

  说时迟那时快,几鞭子便打到了梨花身上。

  秀莲颤抖的手,久久定在空中,眼里泛起了泪花。

  挨打了打的梨花,撕心裂肺的哭喊着,她不明白,自己到底做了多大的错,让从不打自己的母亲如此的凶。一气之下,将柿子扔了满地。

  其实秀莲本无意打女儿,只是婆婆的话抽中了自己所有的委屈。不由的骂了梨花几句:命不好,就要自己懂事。

  良久,一旁抽泣的梨花,跑到了房间,自己锁了门。

  后来,还是土根安慰了许久,才出来吃的晚饭......

  <三>

  农民,靠天吃饭,下雨的日子是不出门的。

  吃过午饭的梨花和大姐玲花在门前玩石子,石阶上偶尔还有几只鸡鸭摇摆着屁股咯咯的觅食。

  这时,梨花的姑姑带着儿子回来探望娘家了。打过招呼后,径直的去了梨花奶奶的屋里。梨花奶奶看到这外孙子那是满心的欢喜。不多时,零食水果全搬上桌子。看得梨花两姐妹眼馋着。这在平时是压根见不到的,奶奶都藏得老实得很。玲花决定带妹妹去讨要点。

  “奶奶,桌上那吃的能不能......能不能给我和梨花点儿”

  只听到一声呵斥:“吃什么吃,你妈不是刚给你们吃过吗?”

  突如其来的责骂,让玲花一下子心生委屈。低着头带着梨花走开了。

  打那以后,性子比较顽劣的梨花就再也没理过这个偏心的奶奶。

  后来有次,奶奶去赶集回来,买了几个梨藏在米缸里。然后出远门给人采橘子赚钱了。让土根帮忙找什么东西,才发现梨子都烂掉了。秀莲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宁愿留着烂掉,也不舍得给孙女吃,哎

  渐渐的这几个岁数尚小的娃子也开始明白着某些事。越发的懂事起来,也不再去巴望着能找奶奶要点吃的。就这么的,祖孙关系疏远了......

  虽然家境不好,土根却很爱这几个女儿,每次去集市卖完茶叶,准会买点零食带回来。虽然不多,但是梨花几个却是很满足。

  年长些的玲花明白爸妈的辛苦,也想着让爸爸多省下点钱,经常带着俩妹妹一起去山上找野果,也总是会偷偷带一份回来分享给父母。

  山里的枣子、杨梅、桃子......每当季节一到就可以见到三孩子的身影漫山遍野的跑。而最让她们害怕的是会见到随处安放的墓地,那时候都还是土葬。在这么小的年纪里,看到这些做噩梦是难免的。只是后来渐渐熟悉了地形,她们开始懂得避开了这些地方。

  转眼的,秋收又到了,秀莲让玲花去帮忙采茶。小花和梨花在家帮忙煮饭喂猪等杂活。那时候因为秀莲婆婆给的地都是很远的,自然采地瓜叶喂猪也得跑到山上去。小花就又带着梨花上山去。

  乖乖的采完地瓜叶,两人各自抱了一大把往家回。突然就被路边的一眼泉水所吸引。

  “梨花,我们去喝点水吧,好口渴。”

  梨花自然也同意,于是两人去喝了个痛快。而泉眼旁边是一大片的地瓜园,不过是别人家的。听大人们说地瓜生的也可以吃,辛苦了这么久肚子也有些饿了。她们就决定偷挖个地瓜填下肚子。眼瞅着四下无人,便动起了手来。

  正当她们吃得正欢的时候,恰巧她们的爷爷路过,小花心想这下免不了一顿挨打了。于是,叫上梨花撒腿就跑。

  “再跑......再跑就打断你的腿。乖乖回家就不打你们。”

  梨花怔住了下,决定乖乖回家,而小花眼看着爷爷拿着大棒子,肯定不会轻易饶过自己的,不管三七二十一的还是继续跑。

  梨花爷爷虽上了年纪了,但是毕竟是受过几年教育的,最见不得孩子从小就学会偷。看着小花不听话的继续跑,也不知道哪来的气,拿着棒子一路直追。

  小花看着爷爷紧追不放,心想自己肯定是跑不过大人的,这时候要是出现一口潭水淹死就好了,自己往里跳说不定什么事也没有了。那时候小花不明白死是件多大的事,只晓得死了就不用挨打了。

  幸运的是虽然后来爷爷追上了小花,却没舍得打她,骂了她两句就带她回家的。其实小花的爷爷对她们都还是不错的,只是在奶奶面前也不去表露。

  后来,秀莲回来的路上听山头上采茶的邻居说:真不晓得小花是不是你公婆家的孙女,追着打,追了这么久都不放,怪狠心的。还好最终没有打她。

  听到这个,秀莲的心不禁的又紧紧的纠成了一结。

  <四>

  日子就这样慢慢的熬着,熬着。到了三个女儿都上学的年纪,秀莲家的经济开始有了点苗头,虽然学费还只能是先付一半,茶季后再付另一半。倒也是可以让她们都上得起学。

  皇天不负有心人,三个孩子以她们果敢聪明的智慧,年年都取得好成绩,这也是最让土根夫妻俩安慰的。秀莲心想,乞丐也会有出头日,待三个女儿学业完成了,就肯定会有好日子的。

  然而让梨花又发了一次大脾气的时候是在三年级的时候。看着期末在讲台上领奖的大姐、二姐。而自己却只落得个第四名的时候,心里满满的愤懑就爆发了。回到家,气不打一处来的火大了,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嗷嚎大哭一场,任谁怎么说都没用。

  慢慢的,哭着哭着就睡着了。再醒来时已经是傍晚,土根刚好从山上干完农活回来。其实在土根心里,他是最爱这个小女儿的,因为她生在最后,生下来的时候因为已经被嫌弃到了极致,都是秀莲自己接生的,月子里都只有自己处理所有一切事务,以至于对梨花也是最疏忽的,因为前面也还有2个女儿要照顾。为此,梨花还生过一次病,差点都救不回来。是土根背着到处去求医而获救的。想想这个最可怜的女儿,土根再次来到门前,轻轻敲了敲门。“梨花,出来吃晚饭咯。阿爸知道你是最棒的,所以阿爸要奖励你10元,下一学期你一定可以拿第一......”。

  终于,梨花在爸爸的好言相劝下,慢慢恢复了心情。

  第二学期,梨花果然也不负父亲所望,拿得了第一名,那学期也刚好有华侨来资助奖学金,也花落到了梨花身上。这是所有人从没有过的殊荣。着实让土根心里骄傲了一回。

  优秀是一种习惯,梨花也恋上的这种习惯,小学、初中、大学、、、一直都是父母的骄傲。

  “梨花回来啦,来,奶奶炖了只鸡,给你留了个鸡腿。”这些年下来,梨花的奶奶开始见证着这家人成长,如今悔悟了当初自己的所为。只是梨花,显然还是不会接受她,毕竟以前的情景历历在目。

  “不用了,我阿妈也炖了,我们家自己有。”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数年后,玲花毕业了,找了一家外贸公司当了经理。小花高中毕业两年后就嫁给了一个开商场的生意人,日子过得还不错。而梨花,大四了,准备接着考研究生,她想:我一定要比叔叔还厉害。

  说到梨花的叔叔,梨花考上大学的时候回来过一次,那时候已是博士生了。全村人的骄傲,梨花还记得他衣锦还乡时的光荣。奶奶喜极而泣的神情。当所有人都来恭贺的时候。梨花默默的站到一旁,带母亲离开了“阿妈,以后我会比他还厉害,让脸上也增光。”

  秀莲欣慰的笑了,点了点头:孩子,只要你好,阿妈脸上一辈子都有光。

  <五>

  再后来,听说远在北京的叔叔成了家,带着婶婶出了国。梨花奶奶,每天盼望的是等着这个辉煌的儿子远在他国打电话回来或者是回来看看自己。只是天不遂人愿,成了家的梨花叔叔或许是开始操心起自己的小家日子顾不上年迈的父母,也或许是常年远在他乡,对父母的感情已然渐渐疏离,打电话的次数越来越少.......

  直到梨花爷爷去世的那天,这个远在他国的叔叔俨然成了一个传说,没有回来戴孝。甚至电话都联系不上,也没主动打回来。

  看着孤立一旁潸然泪下,被亲朋好友指责的奶奶,梨花心里久久不上滋味。

  梨花走过去扶她坐到了椅子上“以后我爸和我们来管您。”其实梨花心里已然打算,即使自己有一天真的超越了叔叔,也要回来离父母近的地方,长伴膝下才是是最大的幸福。

  (完)   Q群:

2万+
1 点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