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去的亲情散文

小磊耽美文学网 2020-06-25 15:45:31 1

  逝去的爱情可能会在岁月的长河里尘封心底、落上尘埃,但逝去的亲情只会在岁月的长河里留下弥久的伤痛与怀念。

  1997年农历七月初五晚,随着妹妹一阵:“哥、哥、哥……”的叫声,刚刚进入梦乡的我被这急促的声音痛苦地干扰了。那天,陪父母在玉米地里干了一天活的我天刚黑就睡得昏天暗地了。妹妹叫了一阵,我似乎有点知觉但是酸涩的眼睛却如何也张不开。妹妹叫了几声看我没反应,于是便使劲的用手推我,我有点生气的想转头再睡。妹妹再次提高嗓音道:“哥、哥、哥……快起来,咱婆不行了!”当我迷糊中听到最后一句“咱婆不行了”时,顿时像被针扎了一下似的突然坐了起来。我犹如五雷轰耳般傻看了她一眼怒吼道:“你胡说啥呢?”妹妹吓了一跳,愣愣地看着我然后带着哭腔说:“哥,真的,婆真的不行了,赶紧走吧”。

  于是我们门都没锁一阵烟向老屋跑去,一条隔了一百米左右的街道那天似乎很长很长。13岁的我在前面疯跑着,11岁的妹妹在后面紧追着。从没有经历过生离死别的我,固执的认为奶奶可能是突然病倒了,她才66岁呀,还年轻着呢。因为那几天太忙,我有好几天没有去老屋了,一路上我愧疚与担心交织的心情难以形容。

  当我到达老屋时,眼前纷乱悲伤的景象使我顿时呆若木鸡。奶奶被众人围绕着躺在厢房前柿子树下的一张席子上,周围的几位乡亲和父母一边叫着奶奶一边说着鼓励的话,奶奶似乎还有一点知觉,但是即便再怎么努力也张不开沉重的双眼。我毫无意识的走到众人身边,有人向奶奶大声说着:“五姨,杨宁来了”,但奶奶还是没能睁开眼睛,我试图趴下拉起奶奶的手,却被手忙脚乱的大人和赶来的医生给挤的靠在一边。医生看了一下顿时摇摇头对父亲说道:“你妈急性脑溢血,准备后事吧”。听到此消息后,众人纷纷大声哭喊起来。爷爷站在一旁呆呆的面如死水,在母亲和七婆哭声带动下的众哭声迅速打破了乡村的宁静。这时,已经有要好的乡亲在翻箱倒柜找奶奶的寿衣了。父亲从来是天崩于前而不惊的性格,在突然来临的变故面前他顾不上悲伤,待众人换好寿衣后便与乡亲将奶奶抬到我们新屋的大房里。两边的屋里灯火通明,各种忙碌的脚步与声音久久的交织着。

  长在身边的儿孙是奶奶的幸福,而身在城里的儿孙则是奶奶永远的牵挂。大家告诉我,奶奶在还能说出话的最后几分钟,呓语般的呼喊着另外两个儿子的名字。也许生命的尽头能再看一眼远在城市的儿孙她便会含笑离去。人生没有如果,突然的变故让我们有了太多太多的遗憾。

  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要让奶奶坚持服用降压药;如果上天能够再给我一天的时间,我会形影不离的陪着奶奶出出进进;如果上天能够给我一小时的时间,我会赖在奶奶的怀里永远不离开;如果上天能够给我一分钟的时间,我会拉着奶奶的手说:“奶奶,我爱你”;如果上天给我一秒钟的时间,我会在她还有意识的时候给她一个亲切的吻……

  人生没有如果,如果上天能够给我们一次重来的机会,我愿用我的生命去换。

  乡亲们经常说:“你婆可怜,一辈子没享上啥福”,这也是我们所有儿孙的遗憾。奶奶离世前住的还是砖与糊结混建的老厢房,没有用过现在农村吸篓子的厨房;没有吃过现在的礼泉特产红星软香酥;更没有吃过现在常见的柚子、芒果等南方水果;更没有享受到孙子们一个个毕业后带回的礼物……

  奶奶的一生太艰辛,太伟大了。不足一米六的个子,沉重的农活,哺育四个儿女、照顾爷爷年龄尚小的兄弟等重担交织在她那单薄的肩上。听乡亲们说爷爷与奶奶曾经有一个孩子因为照顾不周和医疗条件落后而夭折;分家后爷爷和继父一块去卖布,继父在赌场输钱后,爷爷却将自己的布钱给了继父;你爷爷年轻时脾气很大,经常对你奶奶发火……

  奶奶和爷爷都没有读过几天私塾,奶奶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虽然自己没有文化,但他们从来没有放弃对几个孩子的教育。在缺衣少吃的年代,奶奶和爷爷凭借他们勤劳的双手将几个孩子养大并教育成人。他们培养的几个孩子都是忠厚老实、心地善良的人,三个儿子有两个先后成为光荣的革命军人,一个成为羡慕乡邻的大学生,在她离世前有两个儿子已是国家干部。

  奶奶一生信佛,总是与人为善。小时候,当别的地方出现天灾无收成时,村子里的要饭者便会络绎不绝,走到别人家都是给一个冷馒头甚至小孩剩下的半个馒头。而到了奶奶门前,她不但给馒头,还给人家一碗热乎乎的饭。现在依然清晰的记得一位叫花子吸溜吸溜吃奶奶那碗搅团鱼鱼的情景。我当时有点纳闷的对奶奶说:“婆,你都不嫌那人脏”,奶奶笑着对我说:“怕咋地,都是人么”!

  奶奶一生中很少与人吵架,这也无形中影响了我们后人的性格。一天,我和堂哥在家里玩,附近住在路边的一位乡亲拿着毛巾,顶着湿漉漉的头跑来连指带骂说她洗头时我们乱扔石子打到她头上了。我们两个孙子顿时跳起来与她据理力争,奶奶笑着对她说:“两个娃一直在这儿耍就没出去”。我们气得要与她对骂的时候,奶奶却把我们禁住了。奶奶不停的笑着解释,但那泼妇好像认准我们似的依旧骂骂咧咧。之后我们委屈地说:“婆,你为啥和她不闹仗呢?”奶奶只说了:“乡里乡亲的,闹啥呢?吃亏是福”。

  一次,一位乡亲惯坏了的独苗千金和堂哥发生了口角,她跑回家去拿着菜刀回来与堂哥对骂,情绪激动的那位千金直接就在堂哥的腿上砍了一刀。奶奶被唤回后虽然心痛难忍,但始终没有说一句难听、解气的话。

  奶奶吃亏的故事还很多,我在小时候经常不理解奶奶。奶奶总是笑着说“恶有恶报,善有善报,吃亏是福,我相信咱们家门口以后会停满小车的”。

  那时候我不相信,事实证明她说的是对的。先是大伯坐着专车回来了,之后是小叔开着小车回来了。她去世时,花圈摆满了街道,小车停满了村巷。人们都说:“人家事过得大,老两口有两个能行娃呢”。之后的几年,父母也凭着她们勤劳的双手大大改变了最初三间草房的贫穷面貌,早早屹立在村庄的小楼羡煞了乡人。

  结婚前,我带着香火去奶奶坟前说:“婆,我要结婚了,请你保佑孙子明天啥都顺顺当当的”。当天晚上一阵狂风肆虐,尘土飞扬,众人心想这明天大喜的日子要是这天气或者下起来就不美气了。原本大家都做好迎接腊月的恶劣天气了,但没想到第二天一大早却朗朗晴空,万里骄阳。下坡上沟,往返60余里的坎坷娶妻路上顺利得犹如警车开道。事后帮忙的乡亲都说天公作美,“事”过得太顺了,我笑着对大家说:“是我婆保佑着我哩”!

  给孩子洗澡时,我就自然想起小时候奶奶夏天在瓮中给我洗澡时的场景;当吃遍西安街头的石子馍时,我怎么都寻不回奶奶做的味道;当肚子疼时,我就流着泪想起当年躺在炕上奶奶一遍一遍给我揉肚子的幸福……

  婆吔:“孙子我很想很想你”,你听到了吗?

2万+
1 点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