沂源又一个百岁老人离去

玉竹琴韵 2020-06-19 15:23:30 600
历史不必全记得,全记得就难以抛下昨天;但历史更不能全忘记,身为和平时期的我们无法体会革命先辈一样放弃一切而去追求和平真正的意义,无法像革命战士一样义无反顾的去追寻真理灼见,但是,我可以理解新中国的来之不易,明白前辈们在非常时期目睹和亲临战火的不易。
沂源又一个百岁老人离去
再次路过沂源西北小张庄社区杨庄村的一个小小胡同,不见了那个坐在马札上老态龙钟的大爷。曾经的他,生龙活虎的参加过战斗,昨日的他还靠着墙根一动也不动的呆着,任时光静悄悄地流逝,偶尔,抬起颤抖的手,摸把眼泪;如今的他,已经入土为安了。

他叫张敬忠,男,1916年5月13日生,2018年9月20日病故,102周岁。他,1946年8月1日参军入伍,1954年12月1日退伍,鲁村镇小张庄社区杨庄村人,抗美援朝复员军人。

说起张敬忠,村子里一致认为他是个低调的人,不张扬不跋扈,更没有为曾经的付出而要求得到什么,平平淡淡的在乡间默默无闻的生活,就是这样一个普普通通的复员军人。他,个子不高,满脸沧桑的痕迹,村里人偶尔谈起他,也是唏嘘不已。( 耽美文学网:www.xiaoleidm.com )

说起张敬忠的这一生,一百多年的岁月,他流的泪水若存起来能攒个小湖泊了,每当讲起战友们是如何在他面前牺牲的,他泪水就又止不住了。木讷的人在说起战争史就出口成章了,他说:“去抗美援朝时,我是抱着必死的决心去参战的,没想着能活着回来,咱们的毛主席说了:中国人民决不能容忍外国的侵略,也不能听任帝国主义者对自己的邻国肆行侵略而置之不理。作为军人,在部队这些年,摸爬滚打,风餐露宿,战友们如亲兄弟般互相照顾,真正的处出了感情。”

张敬忠继续断断续续的回忆着:“记得那时,我在炊事班,大部队为稳固防守,巩固已有阵地,中朝人民联合,为抢占中间地带,夺取突出的前沿阵地和支撑点,扩大作战规模,尽快取得胜利,我们炊事班的成员会抢先占领一个据点,做好炊事准备。

我永远忘不了那一天,12月2号,那可真是个寒冷的冬天,我的脚冻伤了,大半个脚掌溃烂,一走路就钻心的疼痛,班长照顾我,让我背了一口轻快点的大锅,跟紧队伍,因为脚疼走的慢,在炊事班的战友们在山坡驻扎好营地生火后,我还走在半道上,就在我接近目的地时,一个炸弹在不远处炊事班驻扎地炸开了,我忘记了脚疼,奋力向前冲,炊事班的战友们,一个个的躺在血泊里,没有一个幸免于难,这些联军狗贼,只要看到冒烟的地方就会放突袭炸弹,这次才刚刚升起炊烟就出事了,所以这条命是捡回来的,看到班长和弟兄们一个个支离破碎的身躯,我强咽下泪水,将他们的音容笑貌藏在心底,就这样过了一辈子。“

张敬忠自愿去参军,再到后来的抗美援朝,知道牺牲的几率很大,所以一直不同意家里人给他找对象,家里去信总回信说要找个文学青年,能给自己写信回信的,家里哪有识文解字的女子啊,就一直耽误了,后来复原回家,那年他近四十岁了,是个大龄青年了,才找了个对象结了婚,每当看到妻子做饭,就会联想炊事班的事,他就会情不自禁的抹眼泪,吃饭时看到铁锅还是会流眼泪。每逢佳节,他就会思念着那些曾经在眼前去世战友们 ,痛快的哭一会,渐渐地,坐实了“哭憋虎”的绰号,也许到现在也没有几个人能理解他的心境吧。也包括他的子女们不理解,一个大老爷们,整天流泪,有失军人的威武。他的一个儿子曾说张敬忠,你是个军人嘛?整天就知道哭,其实连死都不怕的军人,想起牺牲的战友们,流下滴滴泪水并不可耻,我们应该理解他们的心情,怀念为祖国逝去的烈士们。

抗美援朝,艰难曲折的革命斗争中,默默无闻的热血青年们怀着伟大的理想,抛头颅、洒热血,为革命献出了宝贵的生命,谱写了可歌可泣的壮丽诗篇。我们缅怀祖先的同时更要缅怀烈士,他们为了民族利益,为了国家,舍身取义,他们的伟大精神永远激励我们前进。他们的义举永远在人民的心中,流芳百世。感恩有你--百岁老人张敬忠,泪水铸就的风采同样美丽。

相关Tags:激励

2万+
11 点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