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半鬼话之护佑

炮灰 2018-10-26 19:56:57 532

“小冬,奶奶不能再在你身边保护你了,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好好过日子呀!”

“奶奶……奶奶……”

我突然从床上坐了起来,手不自主的想去抓着什么。

可这时我才发现,自己只是做了一个梦,真实无比的梦,在梦里到了已经过世许久的奶奶,在和我说话。

就在这时,我感觉墙边上好像有一个人,我再仔细看,她居然是过世多年的奶奶,正微笑着向我挥着手。

等我再想看仔细点的时候,发现那里已经空空如也,根本什么也没有。

这时我才想起来,已经好久没有想过奶奶,更没有回去祭拜过她。今天突然见到奶奶,难道她是有事和我说吗?

一想到这,我马上想起奶奶过世后的两年,在我身上发生的事情。

那时我还才上大一,刚到离家很远的学校就讲读没有多。

夜半鬼话之护佑

有一天同学过生日,于是大家晚上一起出去聚了一下,为同学庆祝生日,吃饱喝足玩够的时候已经是大半夜了。

一行人正准备回寝室的时候,我遇到了高中玩的不错的同学。

他正好来见女网友,没想到女网友还带了一个同学,看到我就想请我过去帮忙,应付一下那个女网友的同学。

本来我晚上就喝了不少酒,又疯了半宿,累的不行,就想回寝室好好睡一觉,可一听同学的话,就来了精神,和他一起见网友去了。

直到后半夜同学才把女网友摆平,而我却喝的不醒人世,第二天中午才在宾馆的床上醒过来。

回到学校才知道,昨天晚上寝室的同学出了车祸,他们一行3人,被一辆超载的拉土车给撞了,全部重伤。

听到这个消息,我被吓出了一身冷汗,后怕不已,如果我和他们一起回去……

也是因为这件事,我很长一段时间都处于恍惚的状态,总感觉身边多了一个人。

我跟朋友说,他们只觉得我是发神经了。

直到第二年,同学养好了伤回到学校,被人盯着的感觉也消失了,可我身上又发生一件可怕的事。

那是大二的下学期,我被学校安排到工地去实习。

因为我是学土木工程的,所以要在工作和施工方的人员一起。

也因为我是学生,他们对我比较照顾,和几个施工员住在单独搭建的铁皮房里。

吃喝之类的也相对好一些,活也不重,只要是跟着几个施工员干就好,当然还是学习为主,至于工资就呵呵了。

我是在农村长大的,不怕吃苦,干活也没问题,虽然不太会来事,可和几个施工员也混的差不多,被安排在了一个不累的岗位,每天去工地转转就好。

就这样,一直在工地上做了半个多月。

直到一天,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心血来潮的想去网吧通宵。

要知道,平时我不怎么玩游戏,上网主要就是画画图纸,看看小说,很少包夜的,可那天就想去,还非去不可。

因为我干的活无足轻重,也不需要时时在岗,相对来轻松,就算去网吧包宿第二天回房间睡大觉也没关系,于是我就去了网吧。

不自不觉就这么过了一夜,第二天回工地才知道出事了。

昨天晚上刮大风,工地的一个塔吊被风给吹倒了,正好砸在我住的铁皮上,里面住的人全都被砸死了,除了我这个在外边上网的逃过一劫,其他无人生还。

看着凄惨的现场,我又被吓出一身冷汗,之前寝室同学发生事故又被记了起来,被盯着的感觉又回来了。

说来也奇怪,自从那次以后,我的霉运仿佛就走了,学习,生活中再也没有遇到不顺的事情,只是那被盯着的感觉总是若有若无的存在着。

这时我才算明白,之所以两次大难不死,可能就是奶奶在我身边护着我,关键的时候帮了我。

也是这时我才知道,自己究竟多不是东西,把不应该忘记的奶奶忘的一干二净。

我是大山里的孩子,在很小的时候父母就走出大山到外地打工,把我留在家里,我从小就和奶奶一起生活,是在奶奶照看下长大的。

因为从小和奶奶一起长大,所以小时候和奶奶非常亲,直到上高中那年走出大山,回到父母身边,才和奶奶分开,慢慢变得生疏。

因为大山的交通不是很便利,生活相对落后,加上高中课业繁忙,回到大山里的次数就变得有限了。

可我每次回去,奶奶都很高兴,亲自下厨做我最喜欢的扣肉,总让多吃一点,多吃一点。

可奶奶不知道,大山外边的生活质量高条件好,我早就不喜欢吃扣肉了。

也不想喜欢回大山,这里太陈旧了,太不便利,没有网络,没有电视,甚至连手机信号也不好。

后来,我尽量不再回大山,也不怎么想奶奶,就连电话给奶奶打的也少了,就算和奶奶聊电话,也只说几句就匆匆忙忙的挂掉,不愿意和再奶奶聊天。

高中毕业,我考上了大学,学校位于国家的另一端,离大山十分遥远,回家的次数就更少了,从小照顾我的奶奶,也慢慢的被遗忘在心底。

而奶奶一直和我亲,想着我,就算她在过世的时候,还念叨着我的名子,想着我!

而我都没回去见她最后一面!

……

“老太太,别看了,你的时间到了!再不走就误时辰了,你就只能做孤魂野了!”

“鬼差大人,我想再看一眼!就一眼!”

“老太太,真搞不懂你,为什么还放不下这个不孝子,为了他,你在阳间多受了多少苦,遭了多少罪,还浪费了两次投胎的名额,差点把你前几世积攒的福泽都给用光,以至于你下辈子要受一辈子苦,可他呢!心里根本没你!”

“大人,别这么说小冬,他的心不坏,也不是不孝顺,就是和我分开的时间长了,生分了。您不知道,小冬小时候可乖了,晚上会帮我捶背,会给我打水洗脚,会和我讲学校里有趣的事情,会……”

相关Tags:

2万+
35 点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