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君逸璃我来嫁你了-君逸璃我来嫁你了云汐柠君逸璃在线阅读

小冰 2022-06-28 14:31:54 1
(全章节)君逸璃我来嫁你了-君逸璃我来嫁你了云汐柠君逸璃在线阅读

废后云汐柠的尸体被偷了!

整个京城被掘地三尺,却找不到半点踪迹。

定国公府后院。

君逸璃跪在棺材旁,用帕子轻柔的擦净她脸上的血污,小心翼翼像是对待易碎的珍品。

许是觉得她好看了很多,他轻笑,看看我给你带来了什么,你祖母的九珠连凤钗,还有我母妃的彩凤金簪,都给你。

轻轻将她的发拢在一边,将两支象征着最富贵的饰品戴在她的头上。

这辈子就想亲手将这支金簪插到她的鬓间,如今如愿以偿,他却红了眼睛。

阿柠......

一句阿柠似乎将他的所有伪装打破,心头翻滚着嗜血的疼痛,嗓子一甜,一口鲜血喷到她的脸上。

那抹艳红越发刺痛了他的凤眸。

阿柠,你最是爱美了,我不该弄脏你,我给你擦擦,你切莫生气。

男人语无伦次,慌忙用手去擦掉她脸上的血迹。

此时,本是死物的两个凤钗跟金簪,沾上血迹竟然发出耀眼的强光

九珠连凤钗的九珠更是转动了起来,连带着凤簪竟然将他吐的鲜血吞噬的一干二净。

君逸璃震惊地瞪大了眼睛,原来传说是真的!

他心头狂喜,毫不犹豫拔出身上的匕首,朝着自己的心口捅去。

他似乎没有了痛感,嘴角噙着最满足的笑意,阿柠,我愿献祭一生,换你归来!

鲜血四溢,两个死物再次发出耀眼的强光,强光愈演愈烈,最后将一人一尸席卷,四周慢慢恢复黑暗

身上被一波一波的热量侵袭,冷汗顺着鬓角缓缓滴落。

脑子混沌间,云汐柠感觉有人慢慢靠到她的床前。

云汐柠,谁让你是忠义候府唯一的继承人!今天过后,除了嫁给本皇子,你别无选择!

那声音宛如惊雷般在脑中轰然炸开,云汐柠猛然睁开了眼睛,抬腿用力朝他的肚子踹了过去。

想娶我?你也配!

在燕亦洵震惊的眼眸中,云汐柠一把拔出鬓间的发簪,锐利的尖端朝着自己的大腿刺去。

尖锐的痛楚传遍了全身,压制住了体内翻滚的药力,也完全换回了她的理智。

她重生了!

她重生了,重生在外祖母生辰这日。

前世,她在席间被自己的好姐妹云雪灵灌了几杯酒,人迷迷糊糊被推进了厢房。

然后跟三殿下燕亦洵有了关系。

为了保住忠义侯府的名声,她被迫嫁给燕亦洵。

后来他借着忠义侯府的支持登上皇位,却将她一杯毒酒赐死。

她竟然回到了前世的这个场景!

她一步一步朝着被踹倒在地的燕亦洵逼近,宛如地狱勾魂般的使者。

燕亦洵的脑子还处于极度震惊中,身上突然又挨了两脚。

云汐柠!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本皇子是在帮你,你......

燕亦洵被她踢的狼狈不堪,一边叫一边有种见了鬼的感觉。

很快,门口传来嘈杂的脚步声,拉回了云汐柠的理智,她的手猛然攥紧,心里道:坏了!

只要这间房门打开,命运的齿轮依旧将延续上一世的运转。

浑身宛如浸在冷汗中,她似乎看到满眼乌青的渣男嘴角露出得逞的笑意。

哪怕她想将此人碎尸万段,也不得不赶紧想办法离开此地。

目光看向房梁,她一把扯过床上的床单撕开,几下结成绳索,用力向房梁甩去。

双手扯着床单努力往上攀,终于让她爬到了房梁上。

揭开房顶瓦片,拼劲最后一丝力气翻出了屋子。

身体受不住重力开始朝房檐翻滚,她眼一闭任由自己的身体下坠

预期的疼痛却没有来,身体掉落一温暖的怀里,暗香扑鼻,甚是好闻,她猛然睁开了眼睛。

四目相碰,云汐柠感觉自己瞬间闯进了一片风华中

怎么是他?

定国公的孙子君逸璃。

男子沉静凛冽的眸子冷冷地扫了一眼怀抱中的女子,剑眉微蹙。

她是极其美丽的。

精致的五官,细眉如蚕蛾飞扬,美目如琉璃,肌肤白里透红,仿佛吹弹可破。

只是她的妆容过于艳丽,头饰过于繁重,给人的感觉有些艳俗。

世子爷。

云汐柠三个字喊的娇媚入骨,心头战栗,那药似乎又要有燎原之势。

男子身体一僵,口鼻充斥着好闻到沉溺的幽香还夹杂着淡淡的血腥味,胸口一疼,脸色骤变。

云汐柠的脸涨红,呼吸变沉。

她暗叫不好,刚要开口让他放下她,身体骤然一轻,整个身体腾空,人宛如断了线的风筝般下坠。

噗通一声,冷冰刺骨的池水将她淹没。

一阵阵挤压感和窒息感传来,连带着池水没有温度的彻骨寒冷,却让云汐柠屏住呼吸一动不动,自残地心满意足。

她回来了,真的回来了,这次,她定要那些伤害她的人死无葬身之地!

有人落水了!

是云家大小姐!

救命......救命......

耳边充斥着嘈杂的声音。

牙齿开始打颤,云汐柠正要钻出水面,身体却被人大力扯出了水面。

身体瞬间陷入一温暖怀里。

浸湿的白袍,冷峻焦虑的面容,还有将她护在他怀里的温柔动作。

泪水再也忍不住滴落,一声轻喃饱含着道不尽的深情,大哥!

别说话!温柔的低斥,让云汐柠泪水糊了一脸,真好!

小姐......小姐......

丫头青栀的声音,真好!

柠丫头,柠丫头,太医,快叫太医......

阿柠,别吓娘,别吓娘......

外祖母,娘,都活着真好!

心头完全松懈,云汐柠眼睛一闭,任由无边无际的黑暗将她吞噬。

主子!

那边的君逸璃脸色惨白,脚底踉跄,猛然摁住了自己的心口。

这毛病从他出生时就有了。

太医也诊不出个所以然。

倒是曾经有个云游的道士说了句:心病,找到药引就能痊愈。

主子,您隐疾犯了?

冥影急忙上前去扶,却被君逸璃一把推开,目光死死盯着那抹娇小。

她淹没在水中的那一刻,他竟然感觉自己的心被一只大手攥紧,疼得窒息。

被她兄长救出来的她,明明脸躲在她兄长的怀里,为何他能看到她赤红的眸子,沾满了泪珠。

心似乎漏了一个大洞,呼呼灌着冷风。

胸口更是疼的痉挛,却在感受她身上那抹溺毙人的香气时,舒缓了不少。

他盯着被众人簇拥着的她,离开的身影,喃喃自语:她就是药引么?

2万+
1 点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