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娇宠:全能狂妻飒爆了!》黎笙沈休辞小说在线阅读

yan 2022-06-24 10:15:43 3
“噗通——”
四面江水,冰冷刺骨。
黎笙猛地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沉在水底,窒息感袭来,胸腔憋得快要爆炸!
怎么回事,她不是已经死了吗,为什么会出现在水里?
没有思考的时间,黎笙奋起往上游。幸而这水没有想象中那么深,很快,她破水而出。
岸边,数十双眼睛齐齐盯着她,带着明显的震惊。
“她怎么上来了?她不是不会游泳的吗?”
“见鬼,把她按下去,再给她一点教训!”
一群光鲜亮丽的男男女女伸出手,准备强行将黎笙摁回水里。
黎笙眸光一冷,从水中一跃而起,然后她长腿一扫,离她最近的几个人全都被踹进了江水中!
水花四溅!
一群人还想惩戒她的人全都看傻了眼!
这草包......怎么像是突然变了一个人似的?
黎笙清冷锐利的视线缓缓扫过这些人的脸,沉声问:“你们是谁?”
话一出口,她觉得不对劲。
这不是她的声音!
而且,她明明记得自己已经死了!在执行绝密任务的途中,计划泄露,她中了敌人的埋伏,九死一生突出重围,却在狭窄阴暗的巷口,被人注射了一支即刻毙命的神经毒素!
到死她都不知道泄露计划的叛徒是谁!
到死她都不知道那个趁她重伤无声无息靠近,在她颈脖上注射神经毒素的黑色身影是谁!
可现在......她却还活着?
黎笙眼里闪过一丝丝茫然。
冷风中,她单薄的身形摇摇欲坠,刚刚那溺水的痛苦不断涌来,黎笙眼前一黑,晕死过去。
............
弥漫着消毒水味的特护病房里,两个嗑瓜子的护工正在看墙上的电视,结果画面突然一变,电视里插播进一条最新讯息。
【古都黎家大小姐,女承父业立下赫赫战功,接连创下不败神话的女战神黎笙,于昨夜犯下投敌大罪,目前已认罪伏诛!】
【从此后,古都再无黎家!】
“啧啧。”其中一个护工呸出嘴里的瓜子皮,满脸不屑道:“死了好,这投敌的黎家本就没一个好东西!”
另外一个护工接过话茬,指着身后的病床抿嘴偷笑:“话说回来,我们身边这位倒是也叫黎笙呢,却是个不折不扣的草包加哑巴!”
“哑巴好,哑巴才不敢告我们的状呢。”
病床上,昏睡中的黎笙睫毛微颤。
梦境里,那些被压在记忆深处的画面一幕幕重现。大火烧红了半边天,女人声嘶力竭的呼喊,字字泣血——
“阿黎,永远要记住,你是古都黎家唯一的血脉!我们黎家世代功勋,铮铮铁骨,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从来都问心无愧!”
“阿黎,你要活下去,为黎家、为你父亲洗刷冤屈!为黎家枉死的英魂讨还公道!”
“阿黎,快逃,快逃......”

凄厉又绝望的喊声渐渐被火光吞噬,女人温柔美丽的面庞消失在大火中。

《重生娇宠:全能狂妻飒爆了!》黎笙沈休辞小说在线阅读

“母亲!”
黎笙猛地坐起身来,眼前没有灼人的火焰,她身处干净明亮的病房中。
正对面的电视机上,还在循环插播着古都黎家覆灭的新闻,以及......她投敌叛变的滔天罪名。
可笑,简直可笑!
黎笙忽然笑出声,单薄的肩头不断颤抖,笑着笑着,血泪浮现在眼眶中,却被她生生憋了回去。
不哭。
那些欺我、辱我、害我之人,你们都记住了——
我黎笙就算在地狱里,也一定会杀回去,为我黎家满门血债,讨一个公道!
无比骇人的肃杀之气弥漫在病房中,两个护工齐齐一激灵,回头见黎笙布满仇恨猩红一片的眼,当即吓得不轻。
只一瞬,气息收敛,黎笙双眸清明,脸色平静。
护工们轻拍胸口,松了一口气:原来是眼花看错了啊......
就在这时,病房门吱呀一声。
一个坐着轮椅的少女和两个簇拥着她的男人走了进来。
护工们立刻躬身,和对黎笙的怠慢不同,态度恭敬又谄媚道:“小姐,您来啦?”
少女点点头,却在看见病床上坐起的黎笙时,眼眸中闪过一丝惊讶,但她很快掩了下去,只满脸担忧地问道:“阿黎,你还好吗?”
在见到少女的那一瞬,黎笙头疼欲裂,脑海中瞬间多出了许许多多原不属于她的记忆。
这记忆承载着太多的委屈和不甘,铺天盖地,席卷而来!
黎笙感觉到自己的心脏一阵阵钝痛,其中裹挟着浓烈的愤怒,久久不能平息。
这一刻,黎笙才知道自己重生在了一个和她同名同姓的女孩身上。
女孩也叫黎笙,本是遥洲城黎家的掌上明珠,最最受宠的小女儿。一切痛苦都源自于黎笙十岁时,其父黎佑昌带回来一个和她同龄的女孩儿,江楚楚。
江楚楚是黎佑昌至交好友的遗孤,据说这位好友是为救他而死,出于愧疚,黎佑昌对江楚楚百般呵护,把她当做亲女儿来看待。
悲剧也就从这个时候开始。
江楚楚会演戏,从小到大,她总能利用自己单纯无害的外表和黎佑昌因愧疚对她的偏颇,一点点霸占黎笙的一切。
黎笙的房间要拱手相让,她喜欢的衣服首饰也要让江楚楚先挑,就连她的未婚夫也视江楚楚如珠如宝。
但凡她反抗,身边总有无数道声音训斥她,骂她狼心狗肺,对救命恩人的遗孤薄情寡义!
就连自己三个哥哥和父亲黎佑昌也一次次站在江楚楚那边。
最严重的一次,是江楚楚诬陷她在学校偷了别人的东西,黎佑昌不听她的辩解,直接请家法,打得黎笙一个月不能起身。
她彻底心寒。从此不爱说话,不爱和人交集,学习也一落千丈,还被人冠了个哑巴和草包的名声。
直到昨天晚上,在黎笙十九岁生日宴上,她亲眼撞破江楚楚和她自小定下娃娃亲的未婚夫相拥亲吻!
她失控上前质问这对男女,却在争执中,江楚楚‘不小心’从楼梯上摔了下去......
所有人都忙着检查江楚楚的伤势,急着把她送去医院,却没有人知道,有个可怜的女孩儿被人按在江水里,于十九岁生日当天,鲜活的生命终止,死于周遭刽子手那自诩正义的讨伐中!
梳理完所有记忆,黎笙叹息一声,她轻抚着自己的心口,低声道:“放心吧,既然我借了你的身体,那你曾经所受的委屈和不甘,我都会为你一一讨还。”
这时,许久得不到回应的江楚楚推着轮椅上前,咬着唇满脸自责道:“阿黎,你还在怪我吗?其实我昨天跟爸爸和哥哥们解释了你没有推我的,可他们就是不信......”
江楚楚说得情真意切,一抬头却见黎笙眼底满是讥诮——
“我有没有推你,监控一调就清楚了,你说呢?”

2万+
1 点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