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没摊牌》全本小说_周然程婉无弹窗阅读

梦似曾见 2022-06-23 22:01:37 3

《他没摊牌》全本小说_周然程婉无弹窗阅读

最后一个字敲完。

我把策划整理好,发给组长确认。

明明已经累得头脑昏沉,却还是忍不住,想起了今天早上,赵子琦临走之前跟我说的话。

我当时说,“请你放心,既然分手了,那无论如何我都不会主动联络周然,更不会去骚扰他的,所以这些东西,还是请你拿回去吧,我不需要。”

说完话,我就把那些手提袋,又放回了赵子琦脚下。

可对方却连头都没低,笑着说,“一些小玩意,不值什么钱的,江小姐不喜欢,那就丢了吧。”

她说那句话的时候,像极了周然。

一样的轻描淡写,并未掺杂任何恶意,但却莫名的,能叫听话的人,感受到莫大的羞辱。

也是因此,我不由想起了我们之前在一起的时候。

当我拼了命的努力工作,省吃俭用给他买礼物,并把那些在他看来廉价的玩意,献宝似的送到周然面前的时候。

他应该,也觉得我很可笑吧……

同事敲了敲我的桌子。

我这才回神,问,“怎么了?”

对方笑笑,“你是不是没看群啊,经理找你半天了,要你去他办公室。”

“啊,好,知道了。”我赶紧压下那些乱七八糟的念头。

谢过同事之后,进了经理办公室。

经理找我,其实是老问题。

公司要在深城开车展,分公司经验不足,需要从总部调人过去主持大局。

升职,工资翻倍,唯一的问题,就是哪怕项目结束,也需要留守深城,至少半年。

大概半个月前,消息刚传出来的时候,经理就找过我一次。

我当时以经验不足婉拒了。

但经理估计也清楚,那只是托词。

所以才又问了我一遍。

这一次,我没有再拒绝。

等行李都收拾妥当,已经是一周之后了,我把没用的东西扔了一大半,剩下带不走的,寄存在赵玥那,准备等在那边找好住处之后,再让她给我寄过去。

深城那头,公司给订了酒店,我下了飞机直接过去就行。

临走前的践行饭,赵玥吵着要吃火锅。

我俩回了a大附近,去了之前读书时经常吃的那一家。

选锅底时,我习惯性勾了鸳鸯锅。

赵玥却满脸疑惑,问我,“不对,你什么时候开始不吃辣了?”

我有些茫然,“我吃辣啊。”

“那你点鸳鸯干什么,咱俩都吃辣,九宫格呗。”

我这才后知后觉,看到了鸳鸯锅后面,那个小小的对勾。

“不小心勾错了。”我说,之后划掉了那个对勾,重新选了九宫格。

但其实,我是习惯了。

因为周然不吃辣。

我们刚在一起的时候,其实很少吃火锅。

他嫌吵,觉得火锅店里环境嘈杂,还不如回家吃。

但后来,不知道从哪天开始,他会主动问我要不要去吃火锅。

当时点九宫格,他吃得满头大汗,靠着冰水续命,一顿饭吃下来,东西没吃几口,光灌了一肚子水饱。

可出了火锅店,他却还在嘴硬,说,“多亏你,我好像比之前更能吃辣了。”

我当时看着他路灯下帅气的侧脸,还有带点少年气的傻笑,心里莫名一软。

再后来,我们就只吃鸳鸯锅了。

等我再回神,赵玥已经接过了点菜单,三下五除二就点好了配菜,问我还要不要再加点肉。

我摇头,说,“不用,你看着点就行。”

“别给我省钱啊,小江同学,不然下一顿可就到你请了,我可是准备吃穷你的。”

“那也行,但你吃胖了别找我哭啊。”

“住口,你能不能尊重一下火锅店的氛围,别说这种可怕的话!”

我俩互相打趣,笑成一团。

话题从天南扯到地北。

但都十分默契的,没提起我决定离开的真正原因。

明天不用上班。

我俩都喝了点酒。

我只是脸上泛红,以及走路的时候有点发飘,但赵玥却彻底醉了,凑在我耳边唱《孤勇者》。

跑调不说,还破音。

我一只手拽着她,另一只手掏手机结账。

稍不留神,扫码的时候就被她给跑了。

好不容易结完账,结果发现她正趴在柜台旁边的餐桌上,对着其他客人说话。

“帅哥,我看你挺像个渣男啊。”

我简直一个头两个大。

冲过去把她薅起来,忙不迭的对那桌被她打扰了的客人道歉。

但却忽然有人喊出了我的名字。

“江婉,怎么这么巧啊?”

我这才发现,这桌上坐着的人,其中一个竟然是赵权。

我一愣,很快冒出了一股不好的预感。

赵权在的话,那会不会……

我僵硬的转头,果然看到我旁边,桌子靠外的那个位置上,坐着周然。

赵玥还在固执的指着他说,“小伙子,你真挺渣的,渣的印堂发黑,我看你不日将有血光之灾,不过也解不了了,劝你尽早死了算了。”

而周然被赵玥指着鼻子,却也无动于衷,只是直勾勾的盯着我。

他们这一桌四个人,眼下都安静了,没一个人敢出声。

我尴尬的头皮发麻,无比后悔,刚才实在不该纵容赵玥喝那最后一瓶啤酒。

好不容易把人控制住,安抚着她往门外走。

可她却不老实,使劲挣扎,“别拦我,我还得做法呢!”


2万+
1 点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