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敌羁绊(姜小舟顾渡)__《宿敌羁绊》全文阅读

不顾一切 2022-06-23 21:56:34 1

宿敌羁绊(姜小舟顾渡)__《宿敌羁绊》全文阅读

顾渡是个聪明人,从头到尾没提我俩父亲的恩怨。

反衬得我爹很沉不住气。

翌日清晨,他拿了把梳子替我梳头,看上去像一个宠爱新婚妻子的好夫君。

我觉得这人太装。

从前没有丝毫的感情基础,说深情就深情,说喊娘子就喊娘子。

果然跟他爹是一路货色,爱演得很!

我呸!

我一把拽过牛角梳,顾渡动作一顿,问我:「可是扯到了你头发?」

我冷冰冰道:「没有。」

他又问:「那是为何?」

我对着镜子里的他,道:「因为不想让你碰我头发。」

他再问:「是昨晚压疼了你头皮吗?」

小侍女窃窃偷笑。

我面红耳赤。

「靠!你别说了!不是的!」

他慢条斯理道:「那便是看我不顺眼了。」

我点头:「是的。」

他拉过凳子,坐在我身边,一副要促膝长谈的架势,很诚恳地问:「我能知道是为什么吗?」

我怒瞪他,他无辜纯良。

我总不能说因为咱们两家是世仇,所以我天然地看你不顺眼!

这样反而显得我很沉不住气。

不行,我不能输!

于是我说:「因为你爹曾经说你要娶好多小老婆,生十八个儿子。」

顾渡倒了盏茶给我,眼睛带着笑:「这话不是我说的,娘子这算迁怒吗?」

呵呵。

「那你答应我,不能娶好多小老婆,不能生十八个儿子。」

顾渡顿了一顿,还没说话,门口就有个梳小丸子发型的小女孩大声嚷嚷:「凭什么呀,你这人好坏!」

顾渡的妹妹,顾央央。

我从来不会让着别人的。

所以我抬了抬眼皮,刻薄道:「我这人是谁?你说话是不是要记得带称呼?」

顾央央拉着顾渡的袖子摇啊摇,跺脚比雷声响。

「她欺负我!」

顾渡说:「要叫人家嫂嫂,知道吗?」

我掀开眼皮,装作认真画眉的样子,偷偷在铜镜里瞄他。

他神色不变,很认真的模样。

可以,算他明事理。

顾央央又跺脚:「她哪里配做我嫂嫂,我要阿随姐姐做我的嫂嫂!」

啪。

我手里的螺子黛断了,远山眉斜出去一笔,有点滑稽。

「阿随是谁?」我问。

顾渡伸手过来,拿帕子沾了水,轻轻擦净我眉骨。

他离我太近了,近得我能看清他整齐的睫毛。

「阿随是谁?」我拍开他的手,盯着他的眼睛问。

顾渡叹了口气,说:「央央胡说的。」

我没再继续追问,但是暗暗记下了这个名字。

顾将军人还挺好的,不像我爹说的那么刻薄小心眼。

他挺高兴地接了我奉上的茶,说了些要夫妻和睦啊之类的嘱咐,然后封了我一大包礼金。

顾夫人把我从头看到脚,然后用一种「我家鲜花插在了牛粪上」的表情,递给我一只玉镯子。

什么话也没说。

我有点尴尬。

顾渡轻声说:「这是我外婆送给母亲的礼物,可以说是我们家的传家宝了。」

我瞅了一眼顾夫人,顾夫人一脸「我就听你瞎编」的表情。

我心态好了一点,想着不能辜负顾渡解围的心意,勇敢道:「谢谢娘亲,我一定会好好珍藏,将来留给我的儿媳妇。」

顾夫人喝茶呛到了,表情非常精彩。

她刚想继续说点儿什么,顾将军就说:「没什么事儿你们就先回去吧。」

顾渡立刻拉着我撤退。

我把礼金和镯子交给小柳儿让她收好,顾渡表示要带我看看院子。

不是现在的这个院子,是他以后要搬进去的那个院子。

顾渡被点了探花,日前有了官职。

这也就意味着,他很快就要有自己的宅子了。

一方面我觉得这很好,好就好在我可以无所顾忌地赖床了。

另一方面我又觉得不是很好,我还没摸清那个阿随是谁呢,怎么能就此离开呢?

于是,我私底下嘱咐小柳儿打探打探消息。

小柳儿很机灵,我很放心。

把她留在顾府里,我心情愉快地跟着顾渡出门了。

顾渡的新宅子在京郊,地方是偏了点,架不住人家面积大啊。


2万+
1 点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