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律师,丫头我放手了程岁宁程岁宁周温宴小说(完整版)阅读

小冰 2022-06-23 13:20:22 2
周律师,丫头我放手了程岁宁程岁宁周温宴小说(完整版)阅读

走出酒店,于书樱用围巾将自己包裹起来,口中长长的呼出一口白气。


果真是流年不利,喝口凉水都塞牙缝,参加朋友的结婚典礼,却将自己的清白给断送了!


参加婚礼,碰到一只喝醉的狼!


谁能有她倒霉?


又是一阵冷冽的寒风迎面而来,她忍不住缩了缩颈间,今天真的是太冷了!


可是,痛失第一次已经是无法否定的事实,再这样哀怨下去又有什么用?


她二十四岁,已经是成年人了,就当作是一场荒于,然后再彻底的将它从记忆中剔除。


抬头,她的目光无意中落在了巨大的户外电视屏幕上。


“请问温少这次回到大陆是准备开拓新的市场吗?”


“温少,美国的公司风头正劲,为什么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回大陆?”


“温少,请问什么时候能接受我们杂志社的专访?”


“……”


一大群记者的手中都举着摄影机,将男人团团围在中间,都想要得到回答。


男人没有言语,俊美的脸庞上带着清浅淡漠的笑,只是礼貌的对着众人点头,算是打招呼。


倨傲,清浅,淡漠,优雅,却丝毫没有让人感觉到无礼……


呵,竟然是那只狼!


眼睛中流露出嘲讽,于书樱低头,转身,而身后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围满了一层女人,有老有少,纷纷被男人所迷倒,赞叹爱慕无数。


*


回到家中是半个小时以后,前脚才踏进客厅,便闻到了一阵浓郁芳香的茶味。


郭艳芳看到是女儿,满脸笑容的对她招手:“书樱啊,快过来喝茶。”


将心中的那些心思全部都掩去,于书樱面露微笑,像是平常那般:“什么茶啊?”


“我和你爸爸不是去云南大理旅游嘛,那里最有名的就是普洱茶,我和你爸就带回来了一些,太贵了!”


于正霖笑着:“贵一点有什么关系,最重要的是能喝到好茶于,这才是享受!你真是妇人之见!”


闻言,于书樱轻轻地笑着,三人围着桌子坐下来,一口一口的品茶,在听爸妈在云南大理旅游遇到的趣事。


普洱茶性本烈,而且又特别的浓,再加上爸爸一向又喜欢喝浓茶,所以泡的特别多,味道偏苦。


但苦的也另有一番滋味,她整整喝了四大杯的苦茶,低头再一看时间,放下茶杯,立即冲进了房间。


“怎么了?”郭艳芳不解的看着她。


“我下午还要上班呢,差点就迟到了!”


一边说着,于书樱一边将新手套塞进皮包中,快速跑出了房间。


等她一口气赶到办公室时是两点半,距离她上课时间还有十分钟,不禁松了一口气。


她所在的高中是s市的第一高中,同时也是s市最好的高中,每年都有不少的学生都想要挤破头皮的考进来,因为学校好,所以福利和待遇就好,当然规矩也就更严。


她带的是高三四班和五班的语文,也是五班的班主任。


“请同学们将课本翻到第85页,我们今天所要解析的是一首古诗,老师先朗读一遍,你们看下面的注字解释。”


站在讲台上,于书樱润了润嗓音,轻轻地开口:“关关雎鸠,在河之洲——”


“窈窕老师,学生好逑……”一道清亮好听的男声突然插进来,打断了她。


顿时,全班学生都哄然大笑,纷纷转过身子,望向了声音的来源处。


温连爵手臂懒洋洋的撑在桌子上,透过窗户照射进来的阳光让他好看的眼睛眯起来,还一字一句的轻念:“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老师,学生好逑……”


教室中的笑声又大了一些,于书樱没有忍住,清丽的脸颊上也浮现出了无奈的笑,低叫一声:“温连爵!”


“老师,有何贵干?”他眯着眼睛,唇角勾着笑。


走过去,于书樱在他的身旁站定脚步,惩戒似的轻捏住他的耳朵:“下课后来我的办公室一趟。”


***********************


办公室。


于书樱着实有些无奈地道:“温连爵,你上课的时候能不能别捣乱?”


“老师,我认为我已经很乖巧……”温连爵满脸微笑,挑着眉,不以为然:“我的生活太过于枯燥,总该要有些乐趣,你答应给我的圣诞节礼物呢,老师?”


“这你倒记得比谁都清楚,答应给你的圣诞节礼物我都已经准备好了,但前提是你必须答应我一个要求。”


“什么要求?”


于书樱在办公桌前坐下:“我任高三五班的班主任已经有一年了,每次开家长会都没有看到你的家人来过,明天的家长会务必要到,务必!”


她一而再再而三的着重强调务必两个字。


温连爵修长的身子斜倚住办公桌,伸手摸了摸鼻子:“老师,这有些困难……”


“既然困难那就算了,你回教室准备上课吧,圣诞节礼物也就免了。”言语间,她拿起笔,开始备课。


“好,我答应你,老师,礼物……”温连爵妥协。


于书樱的嘴角露出满意的微笑,从包中拿出提前准备好的手套递过去:“给,圣诞节快乐。”


伸手接过,温连爵翻看着手中的白色毛线手套,略有些不满的皱起眉。


自然看出了他的不满,她向他伸出手:“不想要就还回来,为了织你这副手套,老师熬了两天的夜!”


闻言,少年嘴角勾起的弧度迅速扩大,脚步向前迈了一步。


她虽是老师,但站在他面前却低了一大截,只能到他的下颚处。


弯腰,少年出其不意的拉过了于书樱垂落在身侧的手,她一愣,还没有回过神,他温热柔软的唇已经落在了她的手心,热热的,痒痒的。


“这是给老师礼物的回礼……”


温连爵故作法国绅士那般的松开她的手,眼眸明亮的走出了办公室。


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后,于书樱才回过神,手心处的触感还在,幸好办公室没有其他老师,不然真是!


还是一个高三学生,竟然还学绅士做那样的举动,真是人小鬼大!


目光一直看着手中的手套,走到拐角处以后,温连爵拿出手机,话语愉悦而上扬。


“陈管家是我,你明天让老爷子或者夫人来学校一趟。”


“二少爷,老爷和夫人都没有在。”


“我大哥不是从美国回来了,让我大哥来吧,顺便再给大哥带句话,如果他不来的话,我就闹的天翻地覆,寻死觅活……”


2万+
1 点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