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墨深顾晓晓前任是个霸总傅墨深完整版小说全本阅读

小冰 2022-06-22 13:05:19 1
傅墨深顾晓晓前任是个霸总傅墨深完整版小说全本阅读

沈云黛一路来到拱卫司。


然而刚靠近正堂,她脚步倏然一顿。


只见堂中,谢伯缙赤着的胳膊缠着带血的绷带,血迹斑驳的飞鱼服被丢在一旁。


他身旁,一抹艳红身影坐在谢伯缙身侧,熟稔地为他上着药。


谢伯缙觉察到了什么,抬眸看来。


瞧见沈云黛,他脸色一下子冷了下来:“谁准你来的?”


沈云黛抿唇走上前:“听说你受伤了,我担心……”


“用不着。”谢伯缙言语间充斥着厌烦。


沈云黛掐着手帕的指尖用力到青白,垂眸不敢再看。


倒是上药的女子开口:“那我便先离开了,谢伯缙,下次可莫要再为我挡剑了。”


话落,她快步离去。


沈云黛抬头时,只看到她那抹背影。


片刻,她收回视线,走向谢伯缙,伸手想要帮他将衣衫穿戴好。


然而谢伯缙却是直接避开,嗓音透着疏离。


“不用。”


沈云黛悬空的手僵硬了几分:“她能碰,我便不能吗?”


谢伯缙语气淡淡:“她与你不一样。”

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


她是谢伯缙明媒正娶的妻子,而那女子算什么呢?


沈云黛有些呼吸不畅,而心里所想的这些却也问不出口。


她比任何人都心知肚明,谢伯缙不喜自己。


就像成婚那晚他说:“你我非良人,我亦不碰你。此后岁月,你好自为之。”


谢伯缙向来言出必行,所以扔下这句话后,他便大步离去。


甚至连那一杯合卺酒,都是自己一人独饮!


想到这些,沈云黛像是吞了黄连般,满心苦涩。


“谢伯缙,你我……”她想问谢伯缙,他们当真就不会有感情,恩爱的过一辈子吗?


然而,谢伯缙只是起身打断了她的话:“我还有事,你回府吧。”


话落,便朝堂外走去,没看沈云黛一眼。


夜风呼啸着,吹得檐角的灯笼晃动。


烛光四漫,晃的沈云黛的面容也有些不真切,却还是清晰的瞧出其中的悲伤……


又过了很久,沈云黛才回了谢府。


一整夜,她不得安眠。


吹了一夜冷风,就像是吹走了精气神。


沈云黛从一早就开始咳了起来,起初只当是着了风寒,喝了姜汤,却一直不见好。


小昭看不下去,直接请了大夫来。


探过脉,小昭将沈云黛身上的厚毯往上拽了拽,将人裹紧。


才看向大夫:“我家夫人的病如何?”


大夫没说话,眉头紧皱。


小昭有些着急:“你说话啊……”


沈云黛伸手将人拽住:“小昭!”


随后看向大夫:“抱歉,她只是着急我的身体,您有话可以直说。”


大夫叹了口气:“夫人是着了风寒,只需服几幅药就能痊愈,只是……”


说到这儿,他停顿了瞬,才继续问:“只是夫人体内藏有一毒,日久积累,已经侵入五脏六腑,危及性命了!”


闻言,小昭和沈云黛都是一愣。


相比起小昭的慌乱,沈云黛强装着镇定:“可知道是什么毒,如何解?”


“石斛散,此毒乃是西域石斛花所生,长年累月接触,便会中毒。”


石斛散……


沈云黛只觉得耳中一片轰鸣,死寂。


她房中便有一盆石斛花,那是她出嫁之日,母亲亲手送与自己的。


可母亲怎么会……


沈云黛手紧攥着:“有没有可能诊错了?”


大夫摇了摇头:“绝无可能。”


沈云黛心里一团乱麻,小昭瞧出来,便做主送大夫出门。


等到回来的时候,眼圈却是红的。


沈云黛看见,心里咯噔一下:“怎么了?”


小昭摇了摇头,跪在沈云黛身前,只哭,却不说话。


“到底怎么了?”沈云黛攥着她手。


2万+
1 点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