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爆离婚后的纪太太又在掉马甲小说苏遇安纪承希目录阅读

小冰 2022-06-22 11:16:26 1
惊爆离婚后的纪太太又在掉马甲小说苏遇安纪承希目录阅读

苏遇安,你到底想干什么!

空寂的房间陡然响起一声暴怒。

男人双手被领带束在身后,单膝跪在地毯上,身上衣服散乱,看似刚经历一场凌虐。

在他对面。

女人一袭红裙晃动着酒杯,血红色酒液滑动,混着细碎流光,她神态懒倦,眸光微微一瞥,媚骨横生,干什么?

苏遇安轻哼,足尖点地,提着裙摆走到纪承希身边,我丈夫晚上去机场私会小情人,我让人把他绑回来......

她蹲下身,勾起纪承希的下巴,露出一个和善的笑,纪总,你说我做的对不对?

女人小脸明艳,天生鹅蛋脸微笑唇,笑时眼睛又弯又亮,像洒满星光的月亮湖,这眼睛多情,看人一眼骨头都能酥三分。

就是这样一双眼睛,让纪承希恨之入骨!

她不是情人!

纪承希咬牙切齿,眼中噙着血丝,死死盯着苏遇安,别用你那套脏东西侮辱她!

苏遇安体贴地点点头,让开身子示意他看墙上的屏幕。

财经频道的播音腔充斥房间,正是纪承希作为优秀企业家被采访的那一期

纪总,外界都说您英年早婚,十分可惜,您怎么看?

屏幕上的纪承希一身黑色西装,眸色清冷深邃,只是一张脸便能让无数人痴迷,再加上杰出的商业才能,巴结他的人数不胜数。

偏偏,嫁给他的是苏遇安。

这个问题我早就回答过。男人浅笑,没有英年早婚,只有两情相悦,喜欢她的人有很多,我如果不抓紧的话,被别人抢先了怎么办?

笑容亲和,满是宠溺。

主持人笑着附和,看来纪总真的很爱您太太,那可以和我们分享一下你们是怎么相遇的吗?

我太太害羞又娇气,不想我多谈,只能说......我对她是一见钟情。

纪承希说话时注视着镜头,深情款款似是要诉说满腔爱意,可碍于妻子的要求,欲言又止,这种疯狂边缘的克制最撩人,弹幕瞬间铺满屏幕。

夸纪承希深情,羡慕纪太太有纪总盛宠。

啧,厌恶都能装成喜欢,纪总这演技不去娱乐圈造福大众真是可惜了。苏遇安感慨,葱白的指尖与红酒映衬,美的仿佛一幅画。

装得多好啊!

纪承希的深情忠贞,她作为纪太太真是一点都没感觉到呢!

她和纪承希结婚这么多年,这个男人唯一给她的就是恨,恨她当年拆散了他和他的白月光,恨她霸占了纪太太的位置!

苏遇安!纪承希脸色阴沉,只觉得被人打了一把巴掌,闹够了就放开我,我还要去接人!

接谁,你的小情人?

我说过,别用你的东西脏了她!

纪承希手臂青筋爆凸,抬眸恶狠狠地盯着女人,苏遇安敢信,如果不是他现在被绑着,一定会上来把她掐死。

苏遇安轻嗤,语气淡淡,这么担心她?

她迈步坐在沙发上,白皙的双腿交叠,垂眸看纪承希,纪总,麻烦你想想清楚,谁才是你妻子。

她!纪承希磨牙,她才是纪太太!

苏遇安彻底冷了脸,你那个白月光就这么重要?你就这么喜欢她?那她呢?她是真喜欢你吗?她要是喜欢你当初就不会出国。

她迎着纪承希的恨意把接下来的话说完,说到底,人家根本不是真的稀罕你。

苏遇安,你闭嘴!

纪承希怒喊。

佣人听到爆喝声纷纷远离,房间内,男人胸膛起伏喘着粗气。

苏遇安不怕他,怎么?我说错了?你天天跟在她后面,她有正眼看过你一次吗?纪承希,掂量掂量你自己几斤几两,你和我又有什么不一样?都是犯贱而已!

苏!遇!安!

苏遇安睨他。

看着男人挣扎的模样,苏遇安冷静下来,清声道:我们离婚吧。

什么?

纪承希一怔。

房间沉寂到落针可闻,苏遇安又倒了一杯酒,声音淡淡,你不是喜欢她吗?我们离婚,你把她接回来当纪太太。

血红色酒液晃动,由杯口浸润女人的红唇,她斜依在黑色沙发上,墨发披散,一张小脸明艳美丽,天鹅颈下一对精致的锁骨,再往下,吊带红裙,散漫慵懒,裙摆末端一双小巧玉足,莫名勾人。

纪承希心中怒气更盛,气极反笑,离婚?苏遇安,当初是你苏家求着纪家联姻的!

苏遇安微微抬眸。

当初苏氏濒临破产,纪苏两家联姻,纪家出资救苏家。

可纪承希不知道,当初是她求着自己的父亲,想办法让整个苏氏的市值掉了几百个亿,做出了濒临破产的假象,不然,就凭商业新秀纪家,怎么可能配得上百年企业苏家!

以纪承希的能力不可能想不到这些,他只是从来都没在意

苏遇安冷笑,是,我后悔了。

她抬手揉额头,酒精上头有些心烦,吐出的气息也更灼热,当初是我年轻不懂事,早知道你这么记挂那个白月光,我就不该嫁给你。

说的好像早上要吃蒸蛋羹一样随便。

苏遇安叹气,我绑你一次、两次,总不能绑你一辈子,纪总,捉奸很累,我也不想做恶人,天下的男人这么多,丢了纪总一个,还有下一个。

她有些热,刚刚只露个脚踝,现在整条小腿都露了出来,线条纤细流畅,仿佛刚出水的嫩藕。

纪承希心脏一梗,胸口涌上一股无名火,苏家还没渡过难关,你就不怕纪家撤资?

撤就撤呗。

苏遇安无所谓,这种事让我爹去烦心。

苏遇安,你在闹什么?

纪承希耐心耗尽,暗暗咬牙,随后就见女人扬起一个甜甜的笑,我在成全你啊,纪总。

话音刚落,一声闷响。

纪承希不知怎么解开了绳子,擒住女人的脚踝把她拉到身下,扣住她的下巴双目猩红,成全什么?苏遇安,当初是你们苏家要联姻的!你到底想怎样?!

他目光落到女人姣好的唇瓣,盛怒之下早已忘了要接人的事,你在气什么?

话毕,男人俯身蹭她的红唇。

我没......苏遇安挣扎,想推推不开,离得近了才看清纪承希眼中的暴怒。

你穿成这样,又闹,不就是想这样?

我不是......!

男女之间力量悬殊,苏遇安轻易便被牵制。

挣扎无效,未说完的话戛然而止,亲吻陡然加重

2万+
1 点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