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免费小说陆总别虐了夫人才是白月光陆君寒阮玉笙阅读

小冰 2022-05-21 13:07:08 1
全本免费小说陆总别虐了夫人才是白月光陆君寒阮玉笙阅读

雨过天晴后,空气变得格外清新,芝草回去休息了,姜子涵便拿着罗盘出了门。

寻个风水绝佳处,吸收日月精华,有利于她修炼内功心法,早日练出她的一身本领!

此刻后半夜,院中格外的寂静,她拿着罗盘寻了一圈,来到了僻静小花园的凉亭内,将罗盘置于身前,它缓慢有序的转动了起来,月光直射罗盘上,弥漫开淡淡净白光辉。

-

卯初,金鸡破晓,天边泛起鱼肚白,姜子涵便睁开了眼。

内功心法虽然只练了两天,但是效果显著,她握拳感觉比之前有力的多。

“啊——”

突然一声凄厉的尖叫声,打破了这个平静美好的清晨。

-

孟锦雨死了。

死在姜子涵院子里的水井里,且死状诡异。

一张惨白的脸就浮在水面上,而身体则是立在水井底下,怎么可能有人死了还这样站立着呢。

院子里围了一圈一圈的人,大家想把孟锦雨的尸体给打捞上来,却怎么也拉不上来,就像是底下有人在拉住她的脚一样。

很快,王智渊也被惊动了,所有人都来到了她的院子里。

萧疏安排了几名侍卫下井打捞尸体。

对于孟锦雨的死因,院子里的下人们也都生出了些许猜测。

“昨晚我瞧见孟锦雨进了王妃的院子,还与王妃发生争吵了。”

“我也听见了,孟锦雨跟疯了一样的声音。”

“不会就是王妃把孟锦雨给......”

王智渊听见这话,脸色难看,看了姜子涵一眼,“昨晚孟锦雨到你这儿来过?”

“来过,来过怎么了,来过就是我杀了她?我还说是她报复我,故意死在我院里嫁祸我呢。”姜子涵语气冷冽,透着被怀疑的不悦。

“姐姐,总不能孟锦雨平白无故就死在你院子里吧,她怎么没死到别处?姐姐可莫要隐瞒昨晚事情的真相,说明情况,才好还姐姐一个清白。”洛月盈神色认真,苦头婆心的劝道。

姜子涵眸光一冷,意味深长的看了洛月盈一眼,并未说话。

她原本以为这孟锦雨是故意投井在她院里,但现在看来,说不准孟锦雨的死就跟洛月盈有关。

她等着侍卫终于将孟锦雨的尸体打捞上来,上前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下。

洛月盈吓得根本不敢看尸体,躲到了王智渊的怀里,“姐姐怎的这么心狠手辣,锦姑娘已经够惨的了,何必还要再取了她性命呢。”

姜子涵没空反驳,仔仔细细的检查着尸体身上是否有伤痕。

而这时院子里响起了议论声,所有人都坚定的认为是王妃杀了孟锦雨。

因为他们都听到了争吵声。

众口铄金,王智渊不得不重视,眉头紧锁的看着姜子涵,“昨晚发生了什么,你把情况说清楚。”

姜子涵认真的检查着孟锦雨的尸体,面对王智渊的质问并未抬头,冷声道:“孟锦雨是溺亡,手心有破皮以及麻绳残屑,腰上还绑着麻绳,这么长一截呢!”

她拿起孟锦雨腰上那条绳索给王智渊看。

“她是自己下到井里的!”姜子涵语气冷冽。

王智渊皱起眉,眸光冰寒,“本王问的是你昨晚做了什么!与孟锦雨是否发生了争执!”

他并没有询问孟锦雨的死因!

孟锦雨的死,并不重要。

姜子涵微怒,“你不是都听见大家说的了吗?昨晚我是跟孟锦雨发生争吵了,那又如何?她自己疯了跑来找我麻烦,我与她争执了又能证明什么,证明是我把她骗到井里杀死她的吗!”

姜子涵心里生气,她在证明孟锦雨是自己下到井里的,在告诉他孟锦雨死的可能。

而他,却只知道把孟锦雨的死怪罪到她头上!

跟孟锦雨争吵过,她就是罪人了吗?

“可她死在你院子里,昨晚你在房间,她在你院子里做什么,你就毫无察觉吗!”王智渊语气冷冽。

“我睡着了,我一定要察觉什么吗!”姜子涵微怒,她能说自己昨晚不在房间吗?那要怎么解释她在其他地方。

不能说,说了指不定还要被扣上什么偷鸡摸狗的罪名。

萧疏也检查了孟锦雨的尸体,随即说:“王妃所言不错,井口处也有麻绳残屑,孟锦雨应该是自己下到井里的,而上面的人,割断了麻绳让她淹死在井里。”

说完,萧疏又犹豫的看了姜子涵一眼,姜子涵一时没懂这个眼神是什么意思。

王智渊声音冷冽:“有什么话直说!”

萧疏恭敬答道:“属下昨晚来给王妃送药,离开院子时的确看到孟锦雨进了院子,且与王妃发生争执,孟锦雨的身上,也有多处争执留下的淤青痕迹。”

萧疏话音刚落,洛月盈便立刻接话,震惊的看着姜子涵,“姐姐,锦姑娘遭遇这些已经够可怜了,姐姐为何就不能宽宏大量些,非要置她于死地呢。”

院中下人听到这话也议论纷纷。

“还有什么好狡辩的,不就是她害了孟锦雨。”

“蛇蝎毒妇!”

姜子涵眼眸一冷,凌厉目光瞪了洛月盈一眼,洛月盈被吓得往王智渊怀里一缩,虽未言语,但这动作却让王智渊察觉。

紧接着,王智渊便一道锐利的视线落在了姜子涵身上,那眼神带着几分警告和危险。

这让姜子涵心里憋屈不已。

“我承认,我昨晚与孟锦雨发生了争执,但是我若要杀她,不可能让她死在我自己的院子里!而且如萧疏所言,我都能造成孟锦雨身上的淤青,我何苦还要骗她下到井里然后割断绳索?”

“孟锦雨自己下到井里,本身就很可疑!她恨死了我,会当着我的面下到水井中,给我杀她的机会吗?”

姜子涵一番辩驳,让洛月盈眼底闪过些许惊慌之色。

这一幕正好被姜子涵捕捉在眼里。

她眸光冷冽,意味深长道:“我猜,是有人欺骗孟锦雨,骗她下到井里好造成我害她的假象,但她自己被并不想死,所以用了绳索做为防护。”

“但是水井上的这个人,却起了杀心,割断了绳索,让孟锦雨淹死在井里,好让她的死,彻底嫁祸给我!”

姜子涵说着,打量起洛月盈。

忽然她眼眸一亮,注意到洛月盈衣服袖口有磨损的痕迹,她上前一把抓住了洛月盈的手,高举起来。

“你们看清楚了,这才是凶手!”

“袖口磨损,有麻绳残屑和青苔的痕迹!昨晚在这儿割断绳索的人,就是洛月盈!”

“孟锦雨的死,与我无关!”

那一瞬间,四周一片哗然。

洛月盈吓得脸色惨白的挣扎起来,急切道:“我没有,不是我。”

“证据确凿你还狡辩!我的好妹妹,就是你故意骗孟锦雨,杀了她,嫁祸给我!”姜子涵抓着洛月盈的手,眼神凌厉如利刃,字字珠玑:“说好的姐妹情深呢?妹妹你这是何意啊?”

一而再再而三,真当她是好欺负的吗!

姜子涵会受这气,她洛娆可不会!

然而下一刻,一双有力的臂膀便将洛月盈给拉开,狠狠一巴掌扇来,伴随着一声愤怒的呵斥:“姜子涵!”

那一瞬王智渊手上的戒指划过姜子涵的脸颊,除了在她脸上留下赫赫五个手指印,还留下了一道血痕。

血腥气弥漫开来,姜子涵捂着脸颊,不知为何心口一阵绞,并非心里痛,而是实打实的心口痛。

原主的身体还爱着这个男人,所以被他打时,心痛到想要落泪。

她生生逼回眼泪,擦了擦脸颊鲜血,眼眶发红的看着王智渊,看着他那阴沉的脸色,就像是要杀人一样。

洛月盈见到这一幕十分得意,靠在王智渊肩头,小鸟依人的模样,一张小脸煞白,装模作样的求情道:“王爷,姐姐也是一时糊涂,你别生气。”

一边说,她还一边得意的看着姜子涵,那眼神里充满了挑衅和胜利者的喜悦。

看的姜子涵不禁紧攥住了手心,心头怒气高涨。

总有一日她非要撕烂洛月盈这张脸不可!

王爷动手打了王妃,这一幕在整个院子里的下人眼里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毕竟王爷爱的不是她,她还替嫁换掉了王爷真正爱的那个人,王爷没休了她都是看在丞相府的面子上了。

她还敢污蔑王爷的心上人,不招打就怪了。

“王智渊,你眼瞎是不是?”姜子涵压抑着怒火,直视着王智渊。

此话一出,周围的人,甚至苏游和萧疏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王爷摄政王的身份,从来没有人敢这么跟他说话,尤其是还骂他瞎。

所有人都为这个替嫁的胖王妃惋惜了一下,王爷定不会饶她。

王智渊眉目间积聚起浓烈阴云,眼底泛起森然寒意。

洛月盈连忙拱火,“姐姐,你可知道你在说什么胡话?王爷如今是你的夫君,你怎能如此说话!还不快跟王爷道歉,王爷宽宏大量,一定不会与你计较的!”

姜子涵眼神冷冽,甚至带着一丝不屈,让王智渊看在眼里,有些不是滋味。

就在两人气氛剑拔弩张的时刻,突然又有两名侍卫从井里爬出来,又拖出来了一具尸体。

“王爷,这底下起码还有十几具尸体!”

众人震惊万分。

十几具尸体?!

“天呐,十几具尸体?”

众人惊呼连连。

王智渊也眉头一皱,快步上前,无暇再管姜子涵。

王智渊快步离开时,没有注意到洛月盈,导致洛月盈踉跄了一步,连忙稳住身体,眼底闪过一抹不悦,愤恨的瞪了姜子涵一眼。

姜子涵也神色凝重快步来到井边,此刻她感受到了强烈的煞气!甚至整个井口都黑气弥漫!天命罗盘颤动不止,出大事了!她哪里还顾得上洛月盈。

侍卫接连下井,接连拖出尸体来。

围观的下人有人瞧见了,惊呼一声:“那不是杨顺吗?昨天他说他回家去了啊,怎么会死在这里?天呐!”

连续拖上来的尸体都是男子,穿着打扮上来看,的确是摄政王府的仆从。

洛月盈不放过任何一个污蔑姜子涵的机会,故意惊呼道:“姐姐,这不会也是你......”

姜子涵一心想看看这井底是何究竟,根本不想与洛月盈掰扯,她回头怒瞪洛月盈一眼,“要么你能把这底下所有人的死都扣在我头上。”

“不能的话就给我闭嘴!”

她才进摄政王府几天?即便是一晚上杀两三个,这底下说有十几具尸体,怎么可能是她杀的。

洛月盈被驳斥的无话可说,气愤不已,却又无可奈何,只能心头憋着气。

又拖上来了一具女尸。

是摄政王府的丫鬟。

每一具尸体的脚腕都绑着绳索,姜子涵疑惑的询问打捞尸体的侍卫,“底下尸体分布的情况是什么样的?尸体身上这么多的绳索,是绑在哪儿的?”

侍卫擦了擦脸上的水,说:“很古怪,尸体是一个连着一个,靠着井壁的。”

听到这里时,姜子涵眉心一跳。

难怪昨日刚拿到天命罗盘的时候就看出此处隐隐有煞气,但是因为雷雨影响,掩盖了些许气息。

没想到这个煞气聚集处就在她的院子里。

王智渊听到这话也皱了皱眉,随即让苏游把院子里的下人疏散回去。

院子里的人很快便被驱散走了,且苏游给府里的下人都发了一笔钱,并严词要求他们闭上嘴,不准议论不准泄露出去。

院子里安静了。

尸体被打捞上来一个一个并排放着,洛月盈被吓得不轻,她不知道这底下有这么多的尸体,太可怕了。

整整十九具尸体。

死的时间各不相同,有的已经浮肿到体型变大数倍,认不出模样来。

一个孟锦雨的死,却牵连出这么多的尸体和命案,王智渊脸色难看,什么人胆敢在摄政王府内杀人!

“尸体今日内运送出府掩埋,不可声张!”王智渊叮嘱萧疏。

萧疏点头,“是。”

随后王智渊便抬步离开,洛月盈微微一惊连忙拉住他的手臂,“王爷,这是怎么回事啊?孟锦雨的死......”

王智渊眉头紧锁,耐心安抚道:“此事复杂,怕吓着你,你就不要管了,回房休息吧。此事我自有打算!”

说完,王智渊便离开了。

洛月盈不知所措,那孟锦雨的死就不打算追究了?竟又让姜子涵逃过一劫?!

想到这儿,她眼神怨恨的看了姜子涵一眼,姜子涵眼里泛着杀气,朝她一步步走去。

洛月盈有一瞬的畏惧,后退了一步,“你......”

她话还未说完,姜子涵猛地一把掐住了她的脖子。

洛月盈霎时脸色大变,猛地挣扎了起来,“王爷......王爷......救命!”

看洛月盈那慌张害怕的样子,姜子涵狠狠的将她甩到地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以前我是不知道你的真面目,如今你还想害我,先看看自己有几条命吧!”

洛月盈的确被吓着了,慌里慌张爬起来跑掉了。

院中没有旁人了,姜子涵才拿出罗盘走到了井边,煞气就如同开了个口子,疯狂涌出,弥漫开来。

她皱了皱眉,心中颇有怀疑,索性将现成的绳子绑在柱子上,垂入井中,她抓着绳索缓缓的下了井。

她要确认一下这底下到底是什么样的。

井没有她想象的那么深,她屏住呼吸游到了井底,果真发现井底放着一个八卦盘,只是那八卦盘非常重,她无法搬运出去,煞气正是由这八卦盘散发出去的,因为这八卦盘几个角都绑着绳索,应该是四周的尸体控制,尸体搬走,这八卦盘的方位就变了,煞气就被放出来了。

她现在可以确定,这是黎国的聚煞大阵。


2万+
1 点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