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婚后的第三日》-叶芝霖时舟全文全章节免费小说阅读

yu 2022-05-21 11:13:33 36
「因为太黑了。」
什么都看不到,什么都听不到,只有妈妈的呜咽在敲击我的耳膜。
可我不喜欢听到她哭泣。
她的四肢,她的泪水,她的呜咽,都像带刺的藤蔓一样缠绕着我。
「真的什么也看不到吗?」
其实也不是,我努力睁大眼环顾四周,能勉强看到远处的一个小亮光。
那是一扇窗户,窗户外面阳光灿烂,十五六岁的时舟站在阳光下冲我招手。
光丝毫透不进来,我仍旧深处浓重的黑暗之中,而等我想将手搭上窗户的玻璃时,妈妈从后面抱住了我。
「霖霖,妈妈活不下去了。」
窗户也消失了。
这是一场不太愉快的梦。
醒来后,刘医生只是摸了摸我的头,「已经比之前进步很大了,不用太担心。回去先按时吃药,一个礼拜后来复诊。」
临走前,我还是问出了我心藏多年的问题,「刘医生,我妈妈当初是生病了对吗?」
刘医生耐心道:「芝霖,根据你以前的描述,你妈妈大概率是生病了。」
抑郁症,或许还有一点狂躁,所以才会在极偶尔的情况下打我,罚我不准吃饭,将我关在黑暗的小房间里。可她伤害最多的是她自己,是手臂上的一道道疤痕,是憔悴不堪的苍白的脸。
我有时候撞见她拿刀割自己的手臂,会想到底是谁做错了,是我的错吗?
所以妈妈才会这样惩罚我,这样惩罚自己。
往后刘医生只是不断地告诉我,「这一切都不是你的错。」他漫不经心地笑,「我是老板,谁能管我?」
「是是是,没人管得了你。」
「也不是,」他勾着尾音,「我老婆能管我。」
我正站在斯瓦蒂瀑布前,呼吸着新鲜湿润的空气,闻言默了会儿,眼角发酸,「路文彦。」
他轻轻应了声,故作浮夸,「这也是书上的句子,把你感动到了吧?」
瀑布在空中造出了一道彩虹。
我像是在对自己说,「我好像活回来了。」
路文彦静默良久,声音仍是轻快,「看来景色真的很好,下次你可要带我去。」
「好啊。」
在外头鬼混了几个月,终于在除夕之前回家了。
我爸瞅我半晌,眼眶微红,「瘦了这么多,也黑了。但是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而路文彦见到我的第一句是:「不错,活着回来了。」
我给了他一锤。
年后我开始跟着我爸学习掌管公司。受药物影响,我的记忆力和反应力都大不如前,学东西也有点吃力,但我感到前所未有的充实。
妈妈与时舟共同打造的噩梦已经极少到访我的脑海,我无法摆脱彻底的黑暗,也无法投身纯粹的光明,于是站在明暗交接处与路文彦面对面。
他很支持我进公司的决定,并且特意帮了我许多。
在我提出要感谢他时,他只笑道:「霖霖把自己赔给我就好。」
我咬了咬唇,「但是我……」
「我知道,」他轻声打断我,「但是没关系,商人就是需要耐心。」

他说这话时嘴角高高翘起,眼神像只狡黠的狐狸。

《订婚后的第三日》-叶芝霖时舟全文全章节免费小说阅读

耐心确实是很重要的东西,周旋与各色人士之间时,它显得尤为重要。
一场宴会下来,路文彦游刃有余,我却总是精疲力尽,不免好奇:「你怎么不会累的?」
他没有像往常那样调笑,「我高中开始就要时不时陪我爸出入这些场所,时间久了经验就多了。」
我在角落找了个位子坐下,路文彦顺势坐到我身旁,驾轻就熟地抬起我酸疼的小腿揉捏,边揉边道:「高中时候,我爸考虑到学习,还只是一两个月带我去一次。等到大学的时候,他基本有约都会带上我,你当时不还吐槽我神出鬼没吗?我不在学校的时候就是来这种地方虚与委蛇了。」
「一出生就在这个圈子里,想逃也逃不掉。你从小享受的资源都基于你的出身,所以你不可避免地要担起这份责任。」他说着自嘲地笑了笑,「所以大学的时候我可羡慕你了,不用被迫回家继承家业。」
许是气氛变压抑了,他又轻松地转移话题,「不过现在你也来蹚这浑水了,不是我一个人受难了。」
那晚的路文彦有些寂寥,让我很想摸摸他的头发,于是我也这么做了。
触及那层柔软时,我与他四目相对,都愣住了。
我最先尴尬地咳了一声,他便笑了,也摸了摸我的头发,「走吧小叶总,送你回家。」
出门时我看到了时舟,大概是醉了,正低垂着头靠着墙站着。
听闻他辞职后在创业,靠着以前在我爸公司积累下来的人脉,发展得还不错。只是创业初期,总少不了应酬,陪酒陪笑脸拉投资。我想象不出那个画面,如今亲眼见了,又有点唏嘘。
他的背不再挺得笔直,原本冷峻的眉眼间也显露疲态。
「不要将别人的错归因于自己,芝霖。」
「你妈妈当初这样,也不是她愿意的,她只是生病了没有及时看医生,所以才会导致这样的结果。」
我做了一个又一个的梦。
我挣脱了妈妈的怀抱,打开了那扇窗户。时舟站在阳光下,向我伸出手。可是等我够到他,他又露出厌恶的表情将我推开。
「他的离开也不是你的错,芝霖。」
「那他为什么这么讨厌我呢?」
「你觉得他很讨厌你吗?」
忽然他又成了二十多岁的时舟,眉眼落寞,「阿霖,你还爱我吗?」
「我也不知道,只是觉得可能……」
「没关系,感情是复杂的,你不用因此而怀疑自己。」
「但我不想再见到他了。」
「为什么?」
「他让我感觉很难过。」时舟在那时候走过来,递上一把伞。
我已经没什么情绪波动了,后退了两步,「不用了,谢谢。」
时舟喉结滚了滚,「你还在怪我是吗?」
路文彦的车此时正好到了,喇叭响了响。
我对他招了招手,对时舟匆匆说了句:「有人来接我了。」
那晚路文彦车速很快,我都忍不住拍了拍他,「你是想被交警罚吗?」
他不说话,缓缓降下车速。
我察觉出他心情不好,而且不至于只因为时舟的一把伞,多半还有别的,不免担心,「怎么了?」
半晌他才开口,无非是生意场上的事,时舟的公司发展势头迅猛,与路家的公司是竞争对手,最近已经在针对他了。
「都是一些小动作,我吃不了亏,」他顿了顿,瞟了一眼我,「但我就是很不爽。」
我很无奈,「我和他早就没有关系了。」
他少有如此咄咄逼人,「那你现在看到他会难过吗?」
2万+
1 点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