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渊和一个女鬼的小说完结版阅读

yan 2022-04-18 20:35:23 2
天降好消息,我的眼睛顿时亮了,「也就是说,想要不消失,不吓唬人也可以,做好事积功德就行?」

他们点点头,「对。」

我开心得恨不得跳起来,「谢谢黑大哥!谢谢白大哥!我一定再接再厉,组织大家做好事!」

黑白无常却忙不迭,「嘘!你小点声!别吵着那位!」

我赶紧捂住嘴,也是,打扰人家办公不道德。

可我还是忍不住在黑白无常走后唱起了歌,「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

我没法不高兴,听黑白无常说,我是有史以来第一个得到地府嘉奖的厉鬼,阎王爷都知道我了。

我现在浑身充满了干劲,准备把楼里的鬼组织起来,再接再厉,统统给我做好事去!争取早日让我脱离厉鬼身份,快点投胎!

我把奖状珍而重之地挂在了我的临时卧室——薛渊办公室里,瞅着奖状傻笑。

笑完我发现,薛渊也看着奖状的方向在微笑,一脸欣慰的样子。

我很奇怪,他又笑什么呢。

第二天,我把楼里游魂野鬼召集起来,正式宣布,第一届「积德行善委员会」就此成立了!

他们听说不用吓人就可以涨功德,都很开心,老爷子举着小绿宝,激动不已,「我们绿宝不用怕消失了!」

大哥推举我做委员会主任,我便当仁不让,大家都管我叫姜主任。

大哥围着我啧啧称奇:「我以前是怪谈爱好者,这是第一次听说厉鬼也能拿到地府嘉奖的。」

我不高兴了,「不要物种歧视,厉鬼怎么了,厉鬼也有好的。」

大哥欲言又止,最终还是说:「妹子,你以为厉鬼那么好当呢?但凡厉鬼,最后都会迷失本性,凶厉残忍,这是老天爷定死的,哪怕生前再善良的人都躲不过。所以我说你是个奇迹。」

我吓了一跳,本能地反驳:「那黑白无常怎么没收了我呢?」

「你没犯事儿,他们没理由收你啊,别看他们现在给你发奖状,等你犯事儿了你看他们抓不抓你。」

大哥语重心长:「所以别跟他们走得近了,他们要是不监控你,怎么知道老爷子和小绿宝是你劝导向善的?」

我怔了怔,觉得有点害怕。

我最近心里确实总有一股躁意,挥之不去,时不时想发飙。可我以为是天气太热导致的,就没当回事。

大哥看我害怕,忙摆手道:「我就随口一说,妹子你别当回事,你就是当了厉鬼也是个五好厉鬼!」

我勉强笑笑,没说话。过了一会儿,我就把这事儿忘在九霄云外了。

我开始布置我的工作,给这群孤魂野鬼的生活安排得满满当当,充充实实。

老爷子和小绿宝继续去当校园保护神,干得不亦乐乎,小绿宝看见地上的纸片子,都要迈着小短腿捡起来,扔进垃圾桶。

大哥也加入了做好事的队伍,有个失恋想不开的姑娘要跳楼,大哥在她去顶楼的路上弄了个鬼打墙,姑娘上上下下四个小时,狠狠地锻炼了一把身体,硬是连顶楼的门都没摸着,最后姑娘精疲力尽,点了个奶茶,不死了。

大家都极有干劲,毕竟功德攒够了,原本不能投胎的,地府也会给机会再投胎。

除了我这个厉鬼,唉……

我不能离开大楼,就只能干点力所能及的活——照顾好薛渊。

我希望薛渊长命百岁、生意兴隆,这样在我漫长的厉鬼岁月中,我能一直在这里喝汤。

我会偷偷给他水杯加满水,放进茶叶,还会给他的咖啡里加牛奶,保护他的肠胃。

薛渊的笑容越来越深,以致于员工都在讨论薛总是不是谈恋爱了。

他们说薛渊谈恋爱是好事,可我却觉得心里酸酸的。

我坐在薛渊办公室里嘟囔:「他们都说你谈恋爱了,你说你正在事业起步期,你谈什么恋爱,会分心的知不知道?!万一失恋了怎么办?你本来就精神不正常,失恋刺激了会加重的!」

薛渊面无表情,盯着电脑看报表,越看眉头越皱紧,最后揉了揉太阳穴,拿手机在公司群里发了条语音:「本人单身,无女友,谁再造谣我谈恋爱,扣半个月绩效。」

我眨了眨眼,绽出了一抹笑容。

原来是谣传啊……

我有点小开心,飘上去给他轻轻捶肩膀,「你别老加班,要好好保养身体,我后半生吃香喝辣,可都托付给你了薛总。」

薛渊「噗」地一声笑出声来,低声道:「好的。」

我手顿了一下,他不是在回答我吧?


薛渊和一个女鬼的小说完结版阅读


但很快,薛渊又全神贯注看报表,仿佛刚才说话的不是他。

我战战兢兢观察了一会儿,也渐渐打消了疑虑。

他这个冷静的样子,可真不像个见鬼的人,倒像精神分裂又犯了。

我托腮坐在沙发上,看着他工作的样子,不知不觉弯起了眉眼。

就算是分裂了,他都好帅啊……

过了几天,老爷子带着小绿宝来给我汇报战果,现在全市的学校,已经没有校园霸凌了。

所有的小坏蛋都被老爷子和小绿宝联手吓着了。

老爷子和小绿宝的功德蹭蹭地涨,是大楼里最高的。

可奇怪的是,其他游魂野鬼,因为功德大涨都去投胎了,唯独老爷子和小绿宝,还有大哥,这三个人跟我坚守在大楼里,无法投胎。

大哥是因为要找我那扒皮老板报仇,又放不下老婆,故意躲着黑白无常,但老爷子和小绿宝可是盼着投胎的,也留到了现在,让我百思不得其解。

不过我们四个在大楼里吃吃喝喝,做做好事,还挺欢乐的。

我有时甚至觉得,鬼可太好相处了,比人强多了,毕竟我当鬼以后,还没见过一个坏鬼。

几天以后,我这个想法就被打脸了。

我真的见到了一个坏鬼,欺负老人孩子,把老爷子和小绿宝打得哇哇叫,一路从外面打到楼里。

坏鬼一头黄毛,是一所中学的混混老大,在天台上霸凌别人,自己却失足掉了下去,当了鬼后也不悔改,照样以观看别人被霸凌为乐。

他战斗力还很强,看见老爷子和小绿宝阻止霸凌,把他们打得满身伤不说,还要让他们魂飞魄散。

小绿宝脸都被打肿了,小绿脸跟个发面馒头似的。

我很生气,一生气,心里的躁意就往上涌。

我再看看老爷子,头发都被薅得稀稀拉拉的,怒气裹着躁意,在心里急速升腾又升腾,很快就到达了顶线,我听见心底「啪」的一声,有根弦似乎断了,一阵狂怒如龙卷风一样呼啸着包围了我。

我的指甲开始疯狂变长,眼前一片血色,就连我淡红的裙子,也渐渐变成了血红色。

我说话的声音都变得尖利起来:「他在哪里?」

老爷子吓了一跳,抱着小绿宝指指门外,那黄毛飘上门来,「死老头,躲哪去了?我今天要不把你跟小崽子撕碎吃了,我跟你姓!」

「你想吃谁?」我冷笑一声,声音仿佛不是我的。

我「呼」地飞到黄毛面前,带起一阵狂风,吹得长发飘动,双手指甲如刀锋一般,把坏鬼提了起来。

我生前身后,从没像此刻一样,满脑子都被杀意占据,想将眼前一切都撕碎,生嚼进肚子里。

黄毛吓得在我手里手刨脚蹬,「你,你是红衣厉鬼?!」

他颤声跟我求饶:「我错了姐姐,我再也不敢了,你饶我一命,我不知道他们是你的手下……」

老爷子也吓着了,捂着小绿宝的眼睛,「妮儿,不要这样,绿宝让你吓哭了。」

可我根本控制不住自己,我被一股血腥的杀意控制了,我只想撕裂面前的一切。
2万+
1 点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