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九九慕宴丞小说完结版阅读

yan 2022-04-15 09:16:57 1
 叶如封沉默,关于封九九和宴晏丞的爱恨纠葛,他多少了解一点。
可想到病床上那伤痕累累的单薄身影,他忍不住劝:“你知不知道再晚一点送来她就死了?下一次不要——”
眼见宴晏丞面色愈发冰冷,叶如封急忙调转话题:“对了,她腿有些不对劲。腿骨断过,看着像是被外力狠狠砸断的。”
“而且,她这伤应该有个两三年,这么久了按理说骨头早就应该长好了才对,可她小腿的骨头却一直是错位的状态。”
叶如封还有一句没说,错位的骨头每动一下就会刺进肉中,那种痛苦难以形容。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宴晏丞不耐烦转身:“既然人死不了,那就不要管她了!”
话落,便转身离开了。
离开医院,坐进车内,宴晏丞脑海中却浮现出封九九苍白昏迷的脸,怎么也甩不掉。
他愈发烦躁,片刻后还是拨通了助理的电话——
“去查查封九九在监狱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第五章 血债血偿
当晚,一份关于封九九的详细档案发到了宴晏丞的手机上。
助理在电话中禀报:“宴总,据调查,封小……犯人9256在入狱一个月去外面做工的时候意图逃跑,结果遇见了泥石流,那条腿就是在那时候被压断的。幽闭恐惧症也是因为被压在大石头下一整晚患上的。”
听完汇报,宴晏丞面露了然嘲讽,他就知道封九九不是什么安分的人!受再多的苦也是罪有应得!
一夜过去。
封九九清晨醒来,没想到还能看到阳光,宴晏丞没有掐死她,到成全了她一觉睡到天亮的奢望。
她撑起身体,一瘸一去拐走向床边,打开窗户,伸手去接窗外的阳光。
阳光洒在布满伤痕的手上,封九九被短暂的温暖。
三年了,她终于不用睡阴暗潮湿的厕所,不再半夜被人打醒……
“嘭”的一阵开门声,封九九下意识抱头蜷缩。
宴晏丞走进,视线划过大开的窗户,最后凝着缩在角落瑟瑟发抖的封九九身上,不悦冷嘲:“想逃?”
封九九又缩了缩身体,颤声否认:“不……不是,我不逃,我只是想见见阳光……”
宴晏丞突然俯身,一把攥住她的下巴逼她抬头:“见阳光,你也配?”

封九九呼吸一窒,男人冷酷的声线和三年来夜夜的踢打辱骂混在了一起——

封九九慕宴丞小说完结版阅读

“你就是阴沟里的臭老鼠,不配有健康,不配有尊严,不配活着!”
封九九克制不住发抖,那双曾饱含缱绻爱意的眼眸躲避着,只剩满腔惶恐与畏惧:“宴总,我已经知道错了,我也什么都没有了,求求你放过我吧……”
她卑微祈求的模样低落尘埃,原本是宴晏丞想要的,可此刻他却没有半点痛快,反倒是心头升起无名怒火。
宴晏丞怒声冷笑:“你三年前怎么不放过淮苓?!”
话落,他一把将人拽起,一路拖出病房,塞上了车。
车子驶出了医院,车窗外狂风大作,下着瓢泼大雨。
封九九缩在座椅角落一动都不敢动,再次和宴晏丞待在一个空间内,除了怕,她再也没有其他的心思。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久到封九九手脚都麻木了,车子终于停在了郊外的墓园。
封九九被扔下车,单薄的病号服瞬间裹满了泥水,她冻得瑟瑟发抖,但宴晏丞却连一个眼神都没有施舍给她。
她被保镖拖拽着进入了墓园深处,被压着跪在一座墓碑前。
墓碑没有贴相片,没有写名字,只有一段简短的文字——缅怀我未出生的孩子,落款是宴晏丞。
这是萧淮苓孩子的墓碑!
下一瞬,耳边传来宴晏丞恶魔般的低语:“封九九,血债要血偿,你猜你这三年还活得好好的,是谁在给你赎罪?”
封九九一抖,浑身血液几乎逆流,她在这个世上只有爸爸一个亲人!
她惊恐望向宴晏丞:“……你做了什么?”

相关Tags:简短

2万+
1 点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