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静姝秦瑾沐小说《54121298》全文阅读

yan 2022-04-03 11:20:27 2
冬至,容亲王府。
七年前曾风光无限的亲王府现如今门庭冷落。
容静姝一走进正厅,一个妇人便冲到了她面前问:“姝儿,你父王呢?”
这个妇人,正是她的母亲,荣王妃!
容静姝浑身一僵。
自从七年前,父王吞金自尽,接受不了打击的母亲就变得糊涂,记忆一直停留在七年前。
容静姝想起从前,鼻尖泛酸。却要装作没事人一样。
“娘,您又忘了,父王前几日被圣上派去剿匪了。”
荣王妃又望了望她身后问:“瑾沐怎么没陪你一起来?”
容静姝心底发涩,笑得却越发温柔:“他公务繁忙,等他忙完就会来的,娘,我先陪您用膳吧。”
两人落座,容静姝为她布菜。
但没一会,荣王妃又重复问:“姝儿,你父王呢?”
容静姝不厌其烦的答:“父王去剿匪了。”
她哄着娘亲用完午膳,又哄着她午睡。
等母亲睡了后,容静姝独自一人坐在庭院里。
目光所及,尽数被大雪覆盖,枯枝败叶。
往常,这院子都是父王打理。
他不在了,也失去了生机。
容静姝压抑着心底的酸涩,却还是红了眼。
雪一直下,覆盖了屋顶和青石板。
容静姝回到首辅府,整个府邸一片沉寂,明明是团圆的日子,却把她忽略了个干净。
回到畅映阁,到了很晚,她还坐在窗下。
婢女素霜担忧的迎上前为她披上披风:“郡主,您该休息了……”
那句‘首辅大人不会回了’还未说出口。
便听容静姝不容置喙道:“你先下去。”
素霜只得听令。
一直等到深夜,秦瑾沐才回来。
男人身材挺拔,样貌俊美凌厉。
容静姝清冷的脸上多了一抹暖意,忙迎上前:“夫君,你回来了。”
秦瑾沐任由她更衣。
容静姝将他的披风解下,忽然,鼻尖传来一股混杂着酒味的脂粉香。
顿时,她的手一僵。
容静姝深深看了一眼秦瑾沐一眼。
她张了张唇,最后什么都没问,只默默将袍子挂好。
随后走到桌旁,打开一直温着的炭炉:“今日冬至,我亲手做了你最爱吃的芙蓉虾饺……”
秦瑾沐扫了一眼便冷冷打断:“听说你今日没有陪母亲吃饭。”
容静姝一梗,她该如何解释婆婆对自己的为难?
秦瑾沐一双眼如凛冽寒冬扫向她:“你最好记清自己现在的身份。”
说完,他径直走进内室。
容静姝看着他冷漠的背影,心口紧了紧,眼底难掩悲痛。
冷风透过窗灌进她的脖颈,她回过神,跟了进去。
室内,男人正更衣。
容静姝走过去,带一分恳求道:“夫君,过几日是我父王的祭日,你可否陪我一起……”
“我公务繁忙,得空再说。”
秦瑾沐说着合衣躺下。
容静姝怔怔站在床边,有些落寞。
更衣后,她在他里侧躺下。
“夫君……”
容静姝正想说什么,秦瑾沐的身躯便笼罩下来,她的呼吸顷刻间被男人吞没……

一番云雨后,容静姝想要靠近他,可被子底下的手刚触碰到男人,他便侧躺过去。

容静姝秦瑾沐小说《54121298》全文阅读

容静姝的手摸了个空,只能看着他冷硬的背影,只觉被窝瞬间凉下来。
半夜,容静姝半梦半醒之间,感觉身边的人起身。
她微微睁眼,看着秦瑾沐匆匆离开。
容静姝收回视线,发现地上落下一块玉佩。
她下床捡起一看,是一莲花形玉佩,通体透冰。
……她从未在秦瑾沐身边见到这种物件。
容静姝攥着手中玉佩出神,一整晚都没睡。
第二日一大早,容静姝起床去泰安院向老夫人请安。
刚进门,一群婆子便拦住了她的丫鬟。
容静姝心口一紧,却无法阻止。
刚进正堂,一个茶盏迎面砸在她脚下。
随即,秦老夫人冷厉的声音响起:“跪下!”
第二章 纳妾
容静姝挺直背脊跪下。
堂上,秦老夫人问罪:“容静姝,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你自己生不出,还不为瑾儿纳妾,你究竟要耽误他到何时?”
容静姝心中泛涩。
这些话,她已听过无数次了,也因此,她的心早已麻木。
容静姝请罪道:“是我的错,请母亲不要生气。”
她知老夫人是想让自己主动提纳妾一事。
可她如何能说得出口?
见她还是不肯接茬,秦老夫人冷笑一声:“你竟敢顶撞婆母,给我跪在这里,好好反省!”
说完,秦老夫人便拂袖离去。
独留容静姝一人跪在冰冷的地板上。
屋内烛火吹熄,漆黑阴冷,冷风呼啸,从她脖子灌入,侵袭全身。
天亮,容静姝才能回到畅映阁。
素霜看着容静姝红肿不堪的膝盖,忍不住边上药边哭:“郡主,都是奴婢没用,护不住你。”
容静姝摇摇头:“这只是小事。”
素霜越想越觉得委屈:“我去找首辅大人为你做主。”
容静姝连忙拉住她。
“素霜!”
话音刚落,外间就响起丫鬟的声音:“首辅大人。”
是秦瑾沐回来了。
容静姝不容置喙地吩咐:“下去。”
素霜拿着药退下。
秦瑾沐进入内室。
容静姝连忙穿好鞋袜迎上去:“夫君,你回来了。”
秦瑾沐无波的目光扫向她:“我已知昨夜之事。”
容静姝以为他关心自己,心中涌起一丝甜意:“我并无大碍。”
可结果,秦瑾沐下一句却是:“你可有看见一块莲花形玉佩?”
容静姝一愣。
她心底闷闷的,心中好像塞了一团棉花,转身从枕头下拿出玉佩。
还未开口,秦瑾沐便一把抢过玉佩,小心翼翼的抚摸查看。
转眸,看着容静姝的眼神充满了寒意:“你何时有乱碰我物件的习惯?”
这分明是女儿家的物件,他为何这般紧张?
容静姝见他这幅模样,心中苦涩:“夫君,这是你的吗?”
秦瑾沐声音冷到了极致:“不用你管!”
说完,便挥袍走了出去。
容静姝跌坐在床上。
她不知道坐了多久,一股难闻且熟悉的味道传进她的鼻尖。
抬头便见秦老夫人身边的王嬷嬷端着一碗药走到她面前:“少夫人,该喝药了。”
容静姝神色淡淡:“先放下吧。”
这药是婆婆看她一直无子,特意寻的秘方,比寻常药,更苦更涩。
她都喝了七年了,可一点用也没有。
2万+
1 点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