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北欢蒋南汌穿越小说

yan 2022-03-24 09:38:06 1
顾北欢睁开眼,额头磕到了桌角,青红一片。

她想伸手揉一揉,胳膊一抬却发现身上穿的竟然是古装,洗得发白的衣裙袖口上都打着补丁,左边挂着个小包袱。

顾北欢秀眉微蹙,总觉得这场景有些眼熟,她解开包袱,里面装着两身换洗的衣裳,往下翻了翻,竟翻出一角银锞子。顾北欢太阳穴嗡嗡地疼,不敢相信自己竟然穿书了,穿到昨晚看的男频小说里。

原书中男主虽是寒门出身,但惊才绝艳,凭着聪明才智一路考中状元,得到皇上赏识,加官进爵,成为大燕朝最年轻的首辅。还娶了京城贵女为妻,可谓开挂的一生。

然而如此完美的男主也有污点,养了五年的童养媳看不上他家的穷酸,偷了男主进京赶考的钱想跑路,被当场抓住。

原主被赶出家门,她孤身一人又是个漂亮的姑娘,路上被人骗走卖进青楼里,原主在里面被折磨死。

想到这,顾北欢打了个寒颤儿,她一个美食博主,竟然穿成了这个偷钱跑路的童养媳。

而马上,就会有人来捉赃。

果然,刚等她收拾完,房门就被猛地推开。

“娘,我说啥来着,这老三家的就是不安分,长得妖妖娆娆的,现在竟然还想偷跑!”

许氏挺着个大肚子,一把扯过来顾北欢手里的包袱,语气尖酸。

她身边的婆子沉着脸,头发梳得一丝不苟,鬓角夹杂着几根白发,高耸的颧骨让她显得严肃凶狠,这就是男主的母亲张婆子,此时她正一言不发地盯着顾北欢。

顾北欢心里有些犯憷,她知道,这是原主残留的意识。

原主对张婆子又怕又恨,恨张婆子买了她,要不然凭她的相貌都能给镇上的老爷做妾,何必要在蒋家过苦日子。

顾北欢对原主的想法不置可否,她站起身缓了缓神,开口。

“娘,我没想跑,包袱里是给相公的换洗衣服,天热了,我想送饭的时候让大郎给他带着。”

说着,就解开包袱,里面放着两件轻薄的夏衫,虽然洗得发白但看起来干净整洁,正是张婆子给蒋南汌亲手做的。

许氏看张婆子板着的脸缓和下来,心里有些着急,她早就看老三家的不顺眼了,三房都靠她们养着。

老三读书好也就罢了,以后取得功名她们也能跟着沾光,这老三家的长得跟个妖精似的,干不了重活不说,还多了张吃饭的嘴。

许氏越想胸口越闷,扒拉了两下包袱,几个铜板从衣服里掉出来,她眼睛“倏”地一下就亮了。

“好啊,你竟然还敢偷钱,娘你看看,这是不是三弟进京赶考的钱!”许氏面上得意,把银子递给张婆子。

张婆子指尖捏的发白,眼神里透着尖锐,令人生畏。

顾北欢是她做主买回来的,看她长得漂亮像有福气的人,算命的先生也说她天庭饱满是旺夫相,这几年她偷懒耍滑自己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忍了,但是.……

“我们蒋家容不下偷东西的媳妇!”

张婆子厉声呵斥,顾北欢小心肝颤了颤,她可不要被赶出去。

“娘,我没偷钱,那是我绣帕子存下来的,相公读书辛苦,我想着给他买点吃的补补身子……”

顾北欢说着说着头就低下去,一张俏脸通红,带着女儿家的娇羞,俨然一个只想着相公的小媳妇。

许氏被她的厚脸皮惊到,“她说谎!”

“够了,你看到顾北欢偷钱了?”张婆子长脸一拉,本来就凶的脸更凶了,许氏讷讷不敢再多话,她这婆婆就偏心三房。

“你有体贴老三的心就好,等老三考得功名,你们的好他都记着呢。”想到小儿子,张婆子脸色柔和些许。

“哎。”

许氏嘴里发苦,知道婆婆是在敲打她,一家子供老三读书她不是没有怨言,但转念想到,蒋南汌学问好,年纪轻轻就中了秀才,以后前途不可限量,自己又何必因为顾北欢得罪他。

顾北欢蒋南汌穿越小说


许氏跟着张婆子离开,顾北欢松了一口气,危机暂时解除,她等两人进了厨房,偷偷溜进东屋将银子放了回去。

还好原主之前虽然懒滑,但没做过出格的事,不然仅凭自己的一言一语打消不了张婆子的怀疑。

顾北欢看过书,知道张婆子最是面冷心软,只要自己对男主好,张婆子就不会苛待她。

而且想在古代活下来,她也要抱紧男主这个未来首辅大人的大腿,等他以后遇到女主,自己就离开。
第2章
蒋家院子不小,三间正房四间侧房,蒋老爹和张婆子住在东屋,蒋老大和蒋老二带着妻儿住在侧房,顾北欢跟蒋南汌住在西屋。

宽敞的房间一览无余,只摆了一张桌子一张床,床脚一个箱子用来放两人的衣服杂物,要多穷有多穷。

顾北欢头嗡嗡的,整个人瘫在床上不想动,蒋家下地的男人回来,安静的院子瞬时热闹起来,顾北欢听到动静爬起来,拿着包袱就出了门。

蒋家人口多,张婆子和蒋老爹统共生了三个儿子一个闺女,闺女已经出嫁。

老大蒋宴臣和媳妇王氏有两个儿子,大郎蒋安年过年就要十三,二郎蒋安文也已经八岁,正是半大小子吃穷老子的时候。

老二蒋宴林和媳妇许氏成婚多年只有一个五岁的闺女蒋秋月,如今许氏又有了五个月身孕,就盼着这胎是个儿子。

正值农忙,一家子十几口人,做饭都是做一大锅,蒋家的媳妇轮流做,今天轮到大儿媳妇王氏。

张婆子带着许氏在厨房里帮忙,看到顾北欢进来,许氏阴阳怪气开口。

“哎呦,还真把自己当少奶奶了,家里人都忙成陀螺了,也不见给搭把手。”

许氏话里夹枪带棒,她就看不惯这老三家的,又懒又馋。

顾北欢没搭理她,把手里的包袱递给张婆子。

“娘,相公的衣服,您让二郎给送过去吧,这天热,相公又爱洁,多拿几件勤换洗,相公读书也舒服些。”

顾北欢在心里给自己默默点了个赞,既圆了上午的谎,又讨好了男主,至于衣服他穿不穿,那就不关顾北欢的事了。

张婆子一脸欣慰,顾北欢平时看着懒,但对老三体贴,不枉她花十两银子把她买下来。

“嗯,二郎去给你小叔送饭,路上慢着点,别撒了。”

蒋二郎上午在田里帮忙收稻,晒得脸通红,八岁的小子跟个皮猴儿似的,接过篮子就跑。

“知道了,奶!”

书院在镇上,蒋二郎走得快,不到半个时辰就到了,他在门口树荫下站了会儿,就看到他小叔出来。

男子身形颀长,穿着洗得发白的粗布衣衫,袖口还打着补丁,但他肤色白皙,面如冠玉,气质清绝。

“小叔,这里!”

蒋二郎挥舞着手臂,上面的包袱一甩一甩的,蒋南汌踱步走过来,接过篮子,里面两个二合面的馍馍,一碗白菜豆腐,一小碟滴了油的咸菜,跟往常一样。

读了一上午书,正是肚子饿的时候,他拿出一个二合面的馍馍,就着菜三两口吃完。蒋二郎眼馋,默默咽了咽口水,蒋南汌顿了顿,把剩下的掰了一半儿给他。

“吃吧。”

“不用不用,奶家里给我留饭了。”蒋二郎立刻摇头拒绝,蒋家只有干活的劳力和他小叔才能吃上二合面馍馍,要是让他奶知道他吃了小叔的饭,影响了小叔读书,回家怕是要打死他。

蒋南汌也知道张婆子的脾气,没再劝,快速吃完饭。

蒋二郎接过空篮子,把手里的包袱递给他。

“小婶说天热,给你拿了两件衣服让勤换洗,说是读书舒服。”

蒋二郎挠挠头,他是不懂勤换衣服为啥读书舒服,小叔五天休沐一天,带两身衣服换着穿不正好吗,要是他娘不逼着他换,他一身衣服能穿五天哩。

蒋二郎不自觉挺起胸膛,看着他小叔的眼神暗暗得意。

蒋南汌眉头皱起,面色复杂地接过包袱,那女人又耍什么花样?

平时对他避如蛇蝎,现在竟主动给他送衣服,蒋南汌脑中想法过了一圈,脸上还是维持着面无表情的高冷。

同寝的徐子文看他带回来两身衣服,一脸羡慕。

“你家人对你真好,这天不多准备两套衣服换洗,人都要馊了。”他休沐那天从家拿了三件衣服他娘都说他只顾打扮,心思不在读书上,他冤枉啊,书院里连个打扇的丫头都没有,晚上热的读书都静不下心来,再一身馊味更是煎熬。

蒋南汌放衣服的动作顿了顿,眼睛里闪过一抹厌恶,不想多谈。

“明天小考,你书温好了吗?”

徐子文默默闭嘴,不谈考试他们还能做兄弟,他爹娘说了下次考试再退步就把零花钱给断了,这不是要他的命吗!

“蒋兄,这篇文章你看看如何?”

相关Tags:女人

2万+
1 点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