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爷蜜蜜宠全能前妻致命甜-(池愉战霆御)小说免费阅读

yan 2022-03-22 09:41:49 7
     炎热的夏季,云霆集团会客室的空调却冷得冻人。
    “夏小姐如果看清楚这些条款,签字即可。”
    池愉看向了对面面容姣好,整个人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夏暖心说道。
    一听这句话,对面的夏暖心顿时火就窜了起来。
    她过来找战霆御,没有见到战霆御就算了,这个破冷气都要把她冻死了,还要被秘书阻拦。
    她瞥了一眼池愉面前的工牌,啪的拍了一声桌子,站起身来。
    “池秘书,你不过是一个小秘书,就不要再给我拿着鸡毛当令箭了。我可是战老夫人介绍的,你们战总未来的妻子。”
    夏暖心的脸色气得涨红。
    对面,池愉只是轻轻的抬了抬眼皮,一身合体的职业套装裙将她完美身材勾勒的同时,又给她增加了冷静的近乎冰冷的距离感。
    她看向了对面的夏暖心,说道:“不好意思,重婚罪是犯法的。”
    “这是我和战总的结婚证。”
    说着,池愉将结婚证直接拍在了夏暖心的面前。
    她的唇角勾起了一丝淡淡的微笑,看起来很天使,“您看清楚之后,就可以签字离开,再在网上公开道歉,解释自己和我老公没有关系,就好了。”
    说完这句话,池愉再次把签字笔递给了夏暖心。
    夏暖心的内心已经凉了,她呆呆的看着对面的池愉,悻悻的接过了笔,签上了自己的名字,无奈离开。
    十天前,女团新秀夏暖心和战霆御传出绯闻。
    十天的时间内,绯闻一天天发酵,一日真过一日。从开始扒出了同款戒指衣服,后来直接爆出来先后出入酒店。
    现在,这场“隔空恋爱”终于结束了。
    夏暖心走出会客室之后,池愉盯着夏暖心的签名,转动了一下手中的笔,熟练地拨通了一个电话。
    对方没接,池愉留言:亲爱的母亲大人,我出院了。第一时间就把夏小姐和霆御的绯闻搞定了,您放心吧,不会对霆御和云霆集团造成任何影响的。
    她说完,挂断了电话。
    她当然知道,对方巴不得能赶紧让这场绯闻做真,夏暖心上位。
    一想到,自从她嫁给战霆御这三年的时间里,战霆御的妈妈已经安排了不下三十个女人来破坏她们的感情,池愉就觉得战霆御的妈妈许佳慧女士毅力非凡。

    从开始门当户对的千金,到现在,连选秀女团小明星都可以了。

战爷蜜蜜宠全能前妻致命甜-(池愉战霆御)小说免费阅读

    池愉不由的内心觉得讽刺。
    不过也对,夏暖心这个选秀女团小明星,家里背景清白,也算是高知门第,比她这个不知道父母是谁,从哪里捡回来的“流*”要不知道强多久。
    池愉站起身来,拿着文件朝着总裁办公室走去,站在总裁办公室的门口,敲了敲门。
    回头又望了一眼长长的走廊。
    觉得恍若南柯一梦。
    梦要结束了。
    听到里面传来请进,池愉推门而入,将合同摆在了战霆御的桌上。
    “搞定了。”
    她淡淡而语。
    绝美的面容,冷若冰山,战霆御没抬头,公式化说道。
    “嗯。好。”
    “我妈那边也搞定了?”
    “是。”池愉答。
    战霆御忽然手中的笔一顿,感觉到今天的池愉和出院前有点不太一样。
    平时,解决完这些事,池愉都要念念叨叨很久,直到他不耐烦的让她出去。
    再想到,他刚刚从行政部得知,今天池愉提交了辞职申请书。
    战霆御不禁用深沉的眸看向了面前的池愉。
池愉穿着得体的A字裙配小西装,冷静干练。
    战霆御很少看她,可是,今天觉得她有点格外让人注意。
    “你提交了辞职?”
    战霆御又问。
    池愉说道:“嗯。”
    “我们只是离婚,没必要辞职,做我生活秘书这份工作,出了云霆,你的待遇肯定要下降。”
    “华庭苑的别墅给你。你常开的那辆兰博基尼也给你了。”
    “不用了,谢谢战总,没什么事,我就出去了。”
    池愉说完,转身而出。
    办公室的门关上,战霆御眉头深锁,她没哭没闹没上吊。
    奇怪。
    叮的一声。
    战霆御的手机传来了消息,新月登机了。
    ……
    秘书室内。
    池愉坐在办公室角落不明显的地方,输入一个网址,敲了几行之后,忽然一个页面出现了。
    欢迎回来,赤月。
    池愉一目十行,浏览。
    五秒之后,火速下线。
    池愉将电脑的浏览痕迹彻底清除,端着自己的笔记本回了工位上,办公软件上,战霆御的消息发来一个地址。
    “接一个人,把她送到龙庭园。”
    简短的消息,下面附赠一张照片。
    池愉看着这张照片,甜甜的面孔,看起来岁月静好人畜无害,毫无攻击性,可可爱爱,标准小白花长相。
    虽然,十天前的车祸让她渐渐恢复了记忆,并不怎么在乎这些奇奇怪怪的儿女情长。
    可是,想到这三年对战霆御的爱,还是有点揪心。
    她在软件上回了战霆御:好。
    转身,就把这条消息发给了新招进办公室的小秘书赵灵灵。
    他让去接人,也并没有点名道姓让她亲自去接。
    三个小时后,池愉拎着包走出了云霆集团大厦,小秘书出发去接苏新月。
    半小时后,一辆兰博基尼稳稳地停在了D2会所。
    池愉一身办公室女郎装扮与会所里的纸醉金迷格格不入。
    她穿越人群,朝着二楼走去,还没有上楼,忽然,一个喝得醉醺醺的男人,手里举着一杯酒朝着池愉走了过来。
    他举着酒杯,送到池愉手边,全是酒意:“来啊,继续喝。”
    他趔趄的步伐,险些就要将酒杯举到了池愉的嘴边。
    “啊啊啊啊啊……”
    忽然手腕上传来了一阵疼痛,手里的酒杯应声而落。
    酒鬼吃痛的跪坐在地上,发出一阵阵哀嚎,一个穿着一身黑衣,身高足足有一米九,金色的头发,碧蓝色的眼睛里充满冷傲的男人出现。
    他扫了一眼跪在地上的男人,冲着身后说道。
    “把他扔出去。”
    “找人给他把手腕接上吧。没必要。”
    池愉回答完,便朝着二楼走上去,身边金发碧眼的男人紧跟其后,一边说道。
    “月,我万万没想到,你竟然还活着,我们……我们都……”
    “都以为我死了?”
    池愉接了幻风没说完的话。
    幻风说道:“三年多没有消息,而且,三年的时间里,我们派了无数人在大小上亿家药房蹲守,都没有等到你的人。”
    池愉的眼里没有一点波澜,哪怕三年前的那场火光照耀的厮杀已经在脑海中闪耀着。
    当时,她被地城的人追到了悬崖边,那天是十五月圆,她被注射了增强剂。
    满目腥红的血,她却没有退路,只有悬崖峭壁和在催着死亡的猖狂叫嚣声。
    池愉收回了思绪,已经来到了二楼平平无奇的休息室。
    她进门,把身上的包扔在沙发,才说道:“在医院和药房蹲守确实是没错,但是我这三年,不知道什么原因,没有发作。”
    “帮我把地听绑来,我要问他一点事。”
    “我们当时以为你死了,所以……地城就从世界上消失了。地城的老大地听已经进精神病院了。”
    池愉:“……”
    要不要这么冲动?
    那她还查个啥?
    幻风将自己身后的黑色双肩皮包取下,拿出了一叠资料。
    “这些应该都是你要的资料。”
    池愉翻了十几秒钟,看着幻风。
    “还算是有脑子。”
    幻风:“这是夸人呢?”
    池愉低眉不语,翻着资料,忽然最后一页,她愣住了,她看到了一个合同上签的名字“池凤澜。”。
    她消失了多年的妈妈……
    “我要回南市。”
    池愉声音尽量控制,难掩波动。
幻风眨了眨眼睛望着对面的池愉。
    刚要开口询问时间,池愉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了。
    池愉低了低头,一双清澈冰冷的鹿眸,在看到手机上显示的名字的时候,某些情绪一闪而过。
    她滑开了接听键。
    电话那端传来了战霆御的声音,他说了两个字,让人听不出情绪。
    “在哪?”

2万+
1 点赞

相关阅读

精选微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