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冲苟在三国我称王了大结局小说曹冲司马懿全章节阅读

小冰 2022-02-24 15:15:11 1
曹冲苟在三国我称王了大结局小说曹冲司马懿全章节阅读

曹冲睁开了眼睛,神色茫然。

借着头顶那夜明珠一般的物件,向周围看了一圈,才发现自己身处一处昏暗狭小的空间。

外面隐约还有断断续续的哀怨哭声。

这什么地方?

咋还有个女人?!

目光一转,曹冲发现在他的旁边还躺着一位长相甜美的少女。

身着汉服,睡容甜美。

这小空间的构造

棺材?!

再探少女鼻息,却已发凉。

原本以为是场美梦,结果踏马是个噩梦!

我去!救命啊。

被吓得三魂六魄差点再度飞了的曹冲,伸出拳头砰砰砸向了棺材板。

丞相府别院,原本清幽的院落,此刻却布满血红,门口更是堆尸如山。

正堂门口还原地打坐着十余名同样打扮的方士。

单掌悬于唇前,祈祷声音纷杂。

每个方士脸上满是惊慌失措,有不少已汗如雨下,衣袍也被汗液湿透,人人自危,眼珠子不时瞥向内堂。

堂内供桌上端坐一尊神像,供品繁杂,破显豪奢。

一披头散发的玄袍老者颤巍巍由旁边的瘦弱方士搀扶起身。

他措了三根香,点燃,高举过眉,神态庄严。

老方士面如土色,倍显无奈。

那玄袍老者两鬓已然斑白,身形也颇有佝偻,正是东汉末年名动天下,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曹操。

这座别院本是给曹冲读书的幽静住所,此刻外面却成了坟场。

突然,外面一声惨呼,差点吓得老方士瘫倒在地。

我儿子,什么时候能活?

曹操背对着老僧,双眼紧闭,虽然是问话,口气斩钉截铁。

一个时辰,杀一名方士,直到曹冲活过来为止。

时间已近三天。

丞相,我

嗯?

曹操侧身瞥向老僧,双眼已布满血丝,杀伐气息瞬间弥漫在室内。

与这位不世枭雄相较,老方士何其渺小。

快了,就很快。

老方士憋屈地擦拭了把汗水说道。

曹操这才闭眼,合起双掌,向神像低头。

他这一生大起大落,坎坎坷坷确实不少,但不论是刺杀董卓逃离被捉,还是号召天下诸侯反董,就算是与雄兵百万的袁绍对峙,他,何曾低头过!

可这一次,终究低了。

向一尊不会说话的神像,低下了他大半辈子不曾低过的头,为的仅是让病逝已三天的小儿子曹冲生还。

主公!不能杀了。

外面传来了急躁的哀求声。

曹操转身,却是荀攸。

他示意侍卫放开,荀攸顺利进入内堂,跪在曹操脚下,声泪俱下:小公子已仙逝,您先杀了百名医官,后杀七十八名方士,倘若世间真有因果轮回,您扪心自问,此举究竟是在救人,还是害人?

嗤!

曹操腰间宝剑已拔出在手,架在了荀攸的脖子上,勃然大怒:放肆!

君臣对视良久,曹操手中宝剑坠地,身子踉踉跄跄向后便倒。

他知道,身为君主的他,对荀攸说的这些,他都知道。

可身为人父,有些时候,就算明知希望渺茫,还是要为子女试一试。

但荀攸的话,却如一根锥子,直插曹操心脏。

哀莫大于心死啊!

荀攸忙起身扶住,连唤好几声丞相,见曹操缓缓睁开眼,这才长吁口气。

就在此时,丞相府的一名管事急匆匆奔来。

他面带惊慌,低头便道:老爷,环夫人与几位公子闹的不可开交,而且而且,棺内好像有些动静。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曹操这个枭雄此刻真的没了一点脾气。

忽然,他眼睛暴睁,推开荀攸,向管事踉踉跄跄扑了过去,撕住管事的衣领便问:你说灵棺怎么了?

管家惊恐万分:有动静!里面似乎有人在砸。

轰!

曹操如同一个醉汉,三天不眠不休,走路已不稳,何况是跑。

冲儿,一定是我的冲儿福大命大又活过来了!

说着疯话,人已至灵堂。

老爷!

一身裹白布的美妇人拦腰抱住曹操:您可得为奴家做主!

曹操的目光却紧紧盯着棺材,听到真有若隐若现的撬响声,心也一寸寸提到了嗓子眼。

父亲!下葬的时间快到了,不能再耗下去,否则

古人有,逝者不能入土为安,家中会有不宁这么一说。

曹操先推开哭哭啼啼的环夫人,紧接一脚踢开曹丕,又一个健步甩开曹植和曹仁,拔出佩剑就朝棺劈去。

环夫人哪里想到曹操会这么做,登时晕了过去。

灵堂登时乱成了一片。

一剑,接着一剑,曹操的手已发麻,人也有些站立不稳。

一旁的彪悍武士见状,扶住棺材,垂泪道:主公!停手吧,让末将替您开棺。

曹操这才退开。

只见那武士双掌猛地一拍棺材板,然后单手按住板上缺口,大喝起,棺材板凭空飞起。

不待众人惊呼,棺内忽然传来一声卧槽,然后灵堂一切仿佛静止,鸦雀无声。

良久,曹操率先反应过来,喜极而泣朝棺材奔去。

见众人也跟随过来,他顿时怒不可遏,猩红眸子狰狞一瞪:滚开!

低头向棺内打量,棺内一切如常,曹操却是大失所望。

难道刚才真的是幻觉?

正犹豫间,却听棺内崩出一个悠长的屁声,然后曹冲摇头晃脑颇是舒服地道:巴适!

曹操对小儿子的胡言乱语一时间满头雾水,却难以阻挡老泪纵横。

冲儿,我的冲儿真的活过来了呀!他活了

曹冲被他抱了出来,眼见陌生环境,还有这么多陌生人,不禁有些怯场,急忙盯着曹操的老脸,用一副稚嫩的口气问道:你谁啊?这又是哪?

曹操踉跄倒退几步,靠着棺材站稳,接着便是雷霆响声:传御医!

曹操几个儿子中,曹昂早逝,是曹操的心病,曹丕争名逐利远过曹操,曹植诗酒趁年华,曹彰勇武过人却多了些痞子气,都不适合作君主,唯独这曹冲从小便聪明仁爱,与众不同,曹操早有意传位与他,不料三天前却出了这么一糟,险些让父子两人阴阳相隔。

御医在为曹冲诊断检查,曹操却如盯着传家宝一般,将曹氏亲族连同儿子,就算是曹冲生母环夫人也一并不让进门打扰:御医,冲儿他

御医起身行礼后,笑道:恭喜丞相,贺喜丞相!小公子他已然无碍,只是这几天憋闷,待我开几副疏气安神的药,一觉醒来便好。

曹操大喜,正要说些什么,话到嘴边却打住:你下去吧!

见曹冲已睡着,曹操便阴沉着脸自行离去,并命人好生看守,除环夫人以外,谁也不能惊扰曹冲。

2万+
1 点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