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我的冷艳女总裁羽云洲叶慕青目录阅读

小冰 2022-02-24 09:00:10 1
小说我的冷艳女总裁羽云洲叶慕青目录阅读

江南林家在无锡这一带也算得上数一数二的大世族了,无锡从中穿过了一条大运河,这座江南水镇显然跟其他地方不同,空气中都充满着吴乡侬语的味道。

从乾隆帝开始,林家就是皇家御用的戏班子,这说好听点,就是一门发家致富的老家底,可这要是说难听点,也就是个戏子世家。不过唯一不同的是,江南林家出的可都是一些名流戏子,都不知道过了多少年。林家依旧把他们这些老祖宗供着,包括延续至今的一些古怪的规矩,不知道该说迂腐还是什么,总之这也是这小城里最令人津津乐道的话题。

戏子,在古代可是最卑贱的东西,说是东西还真是称不上,这林家却给它做出了一些名堂来,如今江南林家在唱戏这条路上真可谓是不负当年的辉煌了,不过这丝毫不打消让众人一睹为快的乐趣。

而等到传到这一代荣大爷手里时,天公不作美,荣大老爷的子嗣不繁盛,几年了足下只添了一子一女。

而就在几年前,这林家大少爷也不知怎么的说毙就毙了,这听里面的老管家说,是跟着戏班子学戏,染上了抽大烟的坏毛病,把嗓子给抽坏了,这下可急死了荣大老爷,赶紧要把他召回来啊,可这林家大少爷不仅仅是抽大烟啊,私生活也不知检点,没过几个月就不明不白的就染上了脏病死在回林家的路上。好不凄惨。

总之,关于那个曾经轰动一时的林家大少爷,可谓是众说纷纭,有各种稀奇古怪的说法。

上一任林家大老爷是在初一过世的,这实在不是一个好日子。说起这上一任大老爷,也是个风流成性的主。自古江南出美人,可到了他当家掌事的时候,却变成了自古林家出美人,况且年轻时喝了点洋墨水,不得了了,这唱戏一流,相貌自然也是不在话下,往他身上贴的女人简直多的数都数不过来,而这林大老爷,竟也都不拒绝,统统给收进了房。所以在这林家大宅院里,充满了各色各样美貌的女人,可这些个女人整天叽叽喳喳,奔走在大宅院里啊,总是让人觉得乱哄哄的。

话说到这儿,而等传到荣大爷手里时,也不过是几年之后的事了。

黑暗厅堂的麻将桌上一年四季总是开着白炽灯,这白炽灯是荣大爷前几年从国外引进的,说是比油灯亮几倍,这还没弄清楚来由,就被用在了闲的发慌的宅院女人的麻将桌上。

透过红色的古老掉漆木质窗看去,乒乒乓乓的碰撞声,烟味掺杂着刺鼻的香水味,带着绿翡翠的手腕的轻转,捻起烟盒里的一支烟,点燃皱眉道:“你看看你,一点点事情还让我操心,拿大小姐放在这里睡觉算撒为事情杂!”

说话的妇人是当任林家大老爷的嫡妻,也就是大房,姓曹,曹家一生都在做纺织生意,虽不过林家家大业大,好在娘家也算是靠得住,也算是搏的上个门当户对。

“我说元娘啊,你个脾气,阿要改改拉,她要睡觉,你就让她睡!”年轻妇人摸了一块牌笑道。

这妇人长着一张薄唇,也就是二房,算是继室,姓李,名曼。娘家只是个做小本生意的钉子户,没什么本事,从小在林家签了死契,如今能从丫鬟到这个位置,想来也是个有本事的。

元娘撇了撇二房,嘴角一挑,似是不高兴,那烫着洋气的卷发向上扫,齐肩发丝紧紧的扣着。不过片刻的功夫,凤眼斜斜的扫了扫正在泡茶的佣人道:“给大小姐烧一碗红豆汤团来。”

“哎哟,不亏是自家的老小,宝贝到责。”右边那妇人吸口烟娇笑道。

荣老爷一共有两个兄弟,二弟林贞远,底下有一个大房,两个妾室。

这妇人穿着老派女子的服装,戴着翡翠白玉的耳坠子,别着凤凰金玉的盘发头饰,细细的手腕上系了一串绿松石,明眼人一看就是长房的派头。

“自家女儿哪会不宝贝,你的言话说出来啊是好拨相(2)的。”穿着黑大袄带金链子的女人笑道。

二老爷的侧室则是京城来的当红戏子,穿着红色宝石镶钻的玫瑰图腾立领旗袍,戴着珍珠挂坠,头发高高盘起,上面别着红色的宝石发扣,还新奇的插了一根红色羽毛。

不出意外的,她穿出来的衣服,总是最新潮的,可在这深宅大院中,却是显得有些好笑了。

元娘看了眼睡在角落里的女子皱了皱眉,精雕细刻的红嘴唇刻薄道:“你看看你哪会做事情,快点帮大小姐拿条被头盖盖啊。”

佣人慌张的忙点点头,立刻从旁边的暖箱中拿了条波斯绒丝毯盖在了那眉目如画的女子身上。

“太太,红豆汤团来了。”一个老妇人端着金丝景德镇白瓷碗走了过来,那瓷器端在老妇黝黑的手里,竟是显得那格外白净炫目。

“我说你啊,整天只晓得宝贝你家囡囡,个牌啊要出了?”

“晓得了!晓得了,一个个烦到我头痛!”元娘挥了挥手,钻石一样耀眼的戒指在灯光下闪闪发光。

“王妈!王妈!!过来服侍大小姐吃汤团。”

“太太!来了来了!”这时门口出跑过来一个穿着藏青色长袍,黑色长裤的中年女人,这位看上去能干精炼的女人,是这位大小姐的奶娘。从她豆蔻少女开始,就再也没有离开过林家大宅一步。

“囡囡,困到现在了,醒一醒。”元娘放下手中的牌,腾出一个手来轻轻的拍着女子的脊背。

“太太啊,大小姐现在每天都要闻烟才会醒。”王妈有些不知所措道。

“烟瘾那会那重啊!”元娘反问王妈。

“要不是那时候大少爷把大小姐带过去!现在阿不会烟瘾变得那重。”

“算了,把烟膏拿过来。”无奈之下,元娘挥了挥手,想到小女儿自从跟着她死掉的哥哥学会了闻大烟之后,心里就一阵难受。

王妈应了一声,听到她的吩咐后。这才踩着她的三寸金莲从里屋的柜子里拿了一盒烟膏过来。

相关Tags:生活

2万+
1 点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