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文推荐珊珊钟少明 我出生时天降异象小说无弹窗大结局

shuangmiangui 2023-11-21 17:48:44 1

  我忽然怔住了。

  这还真是很有可能。

  这个小男孩从小生活在他父亲残暴的阴影之下,最后亲眼看到自己的母亲被杀,而在绝望之中自卫杀了父亲。

  如果没有一个好的引导,这样的孩子心灵怎么可能不扭曲?

  我浑身一阵发冷,立刻上网开始搜寻关于青云街所有的资料。

  那场大地震是在一九八六年的时候爆发的,青云街恰好位于山峦的地震带上……当天凌晨三点多便在那场大地震中直接化为了一堆废墟。

第235章

  当时的主震为7.0级,之后又发生了一千多次余震,波及的范围达数百公里,受灾人口一百多万,伤亡人数三万多,其中死亡人数超过一千,重伤一万多,房屋倒塌三万多间,受灾人数几十万...

  这么庞大的数字,方芳也不一定能尽快找到死者的身份吧。

  我皱着眉头,努力地回想着昨晚梦里见到的所有细节。

  从我一进门的时候开始,必须要找到当时发生案件时的具体时间。

  忽然,我怔住了。

  我想起挂在厨房门口的一张挂历。

  一九八六年四月。

  而大地震则是一九八六年七月爆发!

  所以,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家人的资料会被登记在当地的派出所里。

  我立刻又拨通了方芳的电话:“我找到发生案件的具体时间了,一九八六年四月或者五月,你帮我找找青云街附近派出所的档案!”

  方芳没好气道:“你还真是当业余侦探当上瘾了是吗?行,等着!”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她的电话回过来了:“余珊珊,你这一次可是落空了啊!我找遍了整个一九八六年A市所有警局和派出所的档案……没有一家三口父母双双被害的,更没有七八岁的小男孩主动报案的,你的梦是不是真的?”

  我怔住了。

热文推荐珊珊钟少明 我出生时天降异象小说无弹窗大结局

  没有?

  这怎么可能?

  “你确定?”

  “大小姐啊!我现在就在局里的档案室里,是联网找的,只要记录在册的就一定有……但就是没有符合你所说的那起家庭谋杀案的。你这些天太累了,先休息几天再说吧!”

  挂上电话之后,我整个人有些发懵。

  没有档案?

  是小男孩没报案还是...

  我忽然想到了一个可能,或许那份挂历没及时更新,在出事之后大地震就发生了,所以就没有了这起家庭谋杀案。

  但还有一个更可怕的可能。

  小男孩独自处理了他父母的尸体,然后消失在了青云街!

  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如何将父母的尸体处理掉的?

  我忽然想那个谋杀陈丽丽的男人,浑身不寒而栗。

  难道那就是长大了的小男孩?

  这太有可能了!

  只是,小曲至始至终都没说出她是如何被这个凶手杀害的情形...

  我看着电脑上青云街的介绍,皱了皱眉,无意间加了「十三号」三个字。

  网页出现的不多,但是有一行文字立刻吸引了我。

  “青云街十三号,当现代艺术家的殿堂,本市难得的艺术品鉴赏中心...”

  艺术品鉴赏中心?

  点击开那条新闻之后,我看到了一座灰瓦白墙的建筑物,顿时浑身的血液瞬间就凝固了。

  青云街十三号!

  于六年前在云池湖畔创立,为A市少有的民间艺术中心。

  创立人———魍魉!

  魍魉?

  天底下竟然有人起这样的名字?

  不,这不是真名!

  我立刻寻找着「魍魉」的真实情况,可找来找去却找不到他的真实姓名。

  还有更蹊跷的一件事,网络上竟然没有这位叫「魍魉」的人的正面照片!

第236章

  我立刻拿出手机,在导航系统上输入了青云街十三号的字样。

  很快就跳出了结果。

  云池路218号。

  我咬了咬牙,记下了这个地址,发给了方芳。

  方芳没有回我,我看了看时间,哑然失笑。

  都已经半夜两点半了,她大概已经睡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早早地就起来了。

  下楼的时候,十分意外地看到楚墨竟然已经起床了,正坐在餐桌前等我。

  “你身体怎么样了?”我看了看他的脸色,比昨天好多了。

  “吃完早餐,我陪你回一趟孤儿院!”

  我迟疑了一下,点点头。

  也行,回去看过蒋老师之后,再让司机送我去云池路一趟。

  只不过我们赶去孤儿院的时候,扑了个空。

  整个孤儿院只有老徐头和张嫂几个厨房做饭的人在,蒋老师和几个老师带着孩子们去了另外一家收容.所参加政府举办的联谊活动去了。

  张嫂看到我的时候,有些阴阳怪气道:“哟,咱们的金凤凰回来了?”

  我看了她一眼:“张嫂,您这话是啥意思?”

  “前两个月,不是有人夸下海口要翻新孤儿院的?结果人一走,茶立刻就凉了,还说什么翻新,全都是屁话!”

  听到她这粗俗的话,我皱了皱眉:“我没忘记这件事!我说过自然是要兑现的!”

  说完就转身朝院外走去。

  楚墨看着我一脸不悦地上了车:“怎么了?”

  我看着他,神色无奈道:“你不是答应要翻新孤儿院吗?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大家都在等着住新房子呢!”

  楚墨笑道:“你最近出了这么多事,往后延一延也没关系吧。”

  我能理解张嫂她们的想法,谁不盼着生活能改善一些?

  只是她们不知道的是,我已经把一千万的支票给了蒋老师,可她却执拗地还给楚墨去了...

  这可真是难为死我了。

  “行了,别多想了,过两天再回来看看吧!”楚墨笑道,“你和蒋老师商量一下,决定开工了就通知楚英动工就是,别这么沮丧。”

  我看了他一眼:“我的预算还没算出来呢?”

  “那又不是你的专长,你还是好好地做你喜欢的事吧!”楚墨轻声道,“每个月的工资我不会少发给你的。”

  我不由笑了:“真的?”

  楚墨点点头,又看了看我身上一眼:“是时候给你买点像样的衣服了,免得每次见到水岚都被她嘲笑。”

  我看了一眼身上半旧的卫衣,立刻摇摇头:“我又不是什么大明星,天天参加宴会,我这些衣服足够了。”

  楚墨笑道:“你怎么就不知道你不会去参加宴会?”

  我愣住了,看着他没说话。

  他轻咳一声:“这个周末,有个晚宴需要我带着女伴参加,你不参加的话难道便宜水岚...”

  我立刻道:“我参加!”

  但是说完这三个字后,我忽然后悔了。

  我是被楚墨给激将了?

  顿时有点尴尬。

第237章

  男人的嘴角却泛起一丝得意的窃笑。

  坐在前排的楚英及时解围:“于小姐,云池路218号到了。”

  看着眼前的灰瓦白墙的建筑物,我难掩心中的惊愕。

  尤其是「青云街十三号」那六个字,竟然还做旧成了斑驳的样子,就如同回到了三十多年前!

  而且,一进门的角落旁,竟然就停放着一辆黑色的二八老式自行车!

  我的心跳顿时加快,走了进去。

  院子里铺着红砖,旁边的角落里放置着几排竹竿,上面挂着几件老式的衣服,下面的角落里晾晒着两双白色泛黄的球鞋,厨房的门口挂着一张一九八六年四月的挂历...

  眼前的一切,和我在梦里看到的一模一样!

  只是不同的是,房间里却陈列着各式各样造型奇特的艺术品,厨房里同样也展出各种令人耳目一新的作品。

  一个穿着碎花衬衫梳着麻花辫的年轻女孩笑着迎了上来:“几位是来参观魍魉作品展的?”

  我立刻看到了照壁后面的一张巨大的黑白照片。

  照片的背景是一片深邃的隧道,而隧道的入口处,站着一个男人。

  那个男人背对着画面,低着头望向地面,一幅孤寂悲凉的感觉。

  看到那个男人的姿势,我深深吸了一口气。

  那就是当年小男孩杀死自己父亲之后凝视尸体的动作。

  只不过此时的这张巨幅黑白照上,他凝视的则是一片黑暗的地面。

  看着这张黑白照,我的心里顿时泛起一股说不出道不明的寒意。

  “我们能见到魍魉本人吗?”

  我的目的就在于此。

  我要看看这个男人,到底是不是在英华医院地下密室里杀死陈丽丽的凶手。

  “他一般不会在这里!”女孩笑眯眯道,“不过您可以在留言簿上留下留言,他要是愿意见您的话,会主动给您打电话的。”

  我看了一眼女孩胸前的一枚胸针:“你是这里的工作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