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丹珍邹墨寒全文免费大结局-薛丹珍邹墨寒结局在线阅读

qingyan 2023-11-19 13:55:06 7

听了这话,薛丹珍眸色一变。

婚,她是一定要离的。

邹墨寒若是担心前途,她把错揽到自己身上就行。

她深吸了口气:“司令,是我的原因,我不想和邹政委过下去了……”

可话还没说完,一只铁烙般的手登时攒住她的手腕。

愕然抬眸,撞上邹墨寒深沉的眼神。

他下颚紧绷,匆匆朝司令敬了个礼:“我们先走了。”

说完,直接就把人一路拽了出去。

薛丹珍踉跄跟着,几次差点摔倒,直到出了机关大楼,她才用力抽出被攥红的手:“放手!”

邹墨寒看着她,语气加重:“薛丹珍,你也知道说你已经不是孩子了,能不能成熟点?”

面对男人少有的愠怒,薛丹珍心头颤了颤,委屈一下涌上心:“那你告诉我,我还要怎么成熟?你让林雪芬顶替我进了电视台,她让我参加不了高考,你也维护她………”

“我把错揽到自己身上,就算离婚也影响不了你的前途,你为什么要拉我离开,难道在你这儿,我已经连离婚的权利都没有了吗?”

看着她渐红的眼眶,邹墨寒心头又躁又火。

僵持了几秒,他终究是什么都没说,越过她大步离去。

薛丹珍站在原地,仰起头疲惫地吐着气,眉眼间都是被逃避的悲哀。

因为喝了一夜的酒,嗓子已经沙哑,她只能去单位向站长请两天假。

看着一脸魂不守舍的薛丹珍,站长将一份文件递过去。

“上回你没去成电视台,我也替你可惜,不过厂里这次有个去首都培训的计划,我觉得你还是有机会的。”

“如果顺利完成培训,不仅有笔丰厚的奖金,还能在首都分配工作,但你要去的话,就得早做决定。”

听到这话,薛丹珍黯淡的眼神忽得亮起来,急切点头:“去去去!谢谢站长!”

薛丹珍邹墨寒全文免费大结局-薛丹珍邹墨寒结局在线阅读

柳暗花明又一村!

她暂时忘了跟邹墨寒闹离婚的不愉快,满心都是首都的培训。

没能进电视台和没能高考已经是遗憾,她不想再错过这珍贵的机会!

填好报名表后,薛丹珍立刻赶回家收拾行李。

刚打开衣柜,身后便传来稳重的脚步声。

转身望去,是邹墨寒。

四目相对,邹墨寒看着她手中的包裹,眸光忽得暗了下来。

空气有瞬间的凝结。

薛丹珍眼底闪过抹挣扎,但还是决定把自己准备去首都的事告诉他。

可刚张口,便见邹墨寒走过来,忽得把她抱进怀里——

“丹珍,我们要个孩子吧。”

第8章

薛丹珍瞳孔微缩,诧异看着不久前才跟自己不欢而散的男人。

不等她开口,邹墨寒便解释道:“我想过,如果我们有个孩子,你应该就不会胡思乱想了。”

看着他眼中完成任务似的的安抚,薛丹珍的心又沉了下去。

“你真觉得最近的一切是我在胡思乱想吗?打从林雪芬回来,你有几次认真听过我说话?”

说完,也不再纠结,她转头继续收拾行李:“我准备去首都培训,这几天就住员工宿舍了,正好我们分开,各自冷静冷静。”

她强迫自己不去看身边男人是什么表情,但明显能感觉到周身的气压骤然降低。

面对态度坚决的薛丹珍,邹墨寒疲惫地捏着眉心:“你这样,真的让我觉得很累。”

他实在不明白,好端端的,她怎么忽然变得听不进解释?

薛丹珍顿住的手微微收紧:“……既然累,为什么不肯分开?”

邹墨寒喉结滚动,始终没能给出回应。

僵持片刻,他一言不发地转身离开。

听着外头客房的开合门声,薛丹珍眸光渐暗。

又是这样,每次触及离婚的话题,邹墨寒总是避开。

就好像“离婚”这两个字烫嘴。

薛丹珍逼着自己甩掉所有情绪,收拾好东西便去了军服厂员工宿舍。1

一连几天,她都没回过军区,更没跟邹墨寒见面。

一个星期后,培训通知终于下来,薛丹珍跟着其他几个同事准备坐车去机场。

可脚刚踏上车,手就被一股蛮力狠狠攒住。

转头望去,是不久前来的新广播员小林。

薛丹珍还没反应,小林‘噗通’一声跪下来了,声泪俱下:“丹珍姐,你知道我爹一直瘫痪,又被查出尿毒症,需要一大笔手术费,可他为了供我念大学已经把家底掏空了,我必须得快点挣到钱啊……”

“您是政委夫人,就算不去培训也不会影响丰衣足食的生活,但我跟我爹就活不下去了,求求您把培训的机会让给我吧……”

说着,不要命似的磕起头来。

薛丹珍吓了一跳,连忙去扶:“你这是干什么,快起来……”

小林躲开她的手,一双眼睛盯着她,卑微的眼神竟多了分偏执:“如果你不肯,就是不让我活下去了。”

说着,她就往一旁的石柱上撞去!

“别冲动!”

一旁的同事眼疾手快拉住小林,周围人纷纷冲呆愣的薛丹珍埋怨。

“薛丹珍,小林挺不容易的,你就让让她吧。”

“小林是大学生,你还只是个高中生,去了还不一定能拿奖,倒不如把机会给她,等她拿到奖金救了她爹,也算是你积福了。”

“就是,邹政委平时助人为乐的,你是他媳妇,觉悟也应该高才对。”

大家七嘴八舌,匆匆赶来的站长一看,叹了一口气,面露难色开口:“丹珍啊,小林这样寻死觅活的,万一闹出事来也影响厂里,你跟邹政委脸面上也过不去。”

听出站长话里的意思,薛丹珍一下白了脸:“站长,您明明知道我之前已经……”

话还没说完,小林直接爬起来,挤开她上了车,还不忘朝站长点点头:“谢谢站长!”

车子远去,天空飘起了雨。

薛丹珍僵在原地,没听清站长又说了什么,只是回过神时,周围只剩下她一个人。

好半天,她才挪开腿,浑浑噩噩走在雨里。

让。

她一直都在让,可谁在乎过她的感受?

是不是只要还是邹墨寒的妻子,她就要一辈子让下去?

像是受到某种牵引,薛丹珍忽然停下脚,抬头看去,眸光一震。

面前停着辆吉普,邹墨寒和林雪芬共撑一把伞,谈笑风生地走了过来。

他将伞偏向林雪芬:“孩子的户口已经迁到我名下,你可以放心了。”

说完,拉开车门准备上车依誮。

可转目间,不偏不倚撞上薛丹珍深深的眼神。

第9章

‘轰!’的一声雷鸣,顷刻大雨。

薛丹珍红着眼,怔望着几步外将林雪芬护在伞下的男人,指甲深陷掌心的手隐隐渗出血丝。

他竟然把林雪芬孩子的户口迁到了他的名下?

他帮对方抢了个工作,三天两头的照顾还不够,竟然还要给林雪芬养孩子?

既然这么爱林雪芬,为什么不跟她离婚?!

邹墨寒敛去眼中诧异,让林雪芬上车:“你先走,一会儿我再去跟你商量。”

林雪芬温柔点头,余光朝薛丹珍瞥去,满是嘲弄。

但薛丹珍的视线只在邹墨寒身上,眼见他朝自己走来,双腿就像不受控似的,转身就跑。

雨越下越大,她看不清前路。

‘嘀——!’

刺耳的喇叭和刹车声骤然响起,她都来不及反应,胳膊便被狠狠一拽,一辆黑色红旗车在身前险险擦过。

“你疯了吗?差一点你就被车撞了!”

薛丹珍望着邹墨寒盛怒的眸子,积压了两辈子的委屈、不甘和愤怒彻底爆发。

“我是疯了!快要被你逼疯了!”

丽嘉她用力甩开他的手,哑声哀诉:“你不喜欢我为什么不离婚?是要拖我一辈子,让我看着你对林雪芬有多好吗?”

“因为你是政委,我是你妻子,我事事都要让着别人,让了工作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