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林曼玟秦竹小说林曼玟秦竹的免费资源完整的

qingyu 2023-11-18 08:51:52 6

“终于来了。”

他对着麒麟卫首领道:“让他们打,先查出林曼玟在哪儿,想法子带回来。”

麒麟卫首领领命离去。

南陵王府,林曼玟却是过得十分悠闲。

她磕着瓜子,听着最擅打探的蓝影带回来的消息,跟听戏似的。

“嚯,白云倾亲自坐镇指挥白家私兵?我真是小看这女人了。”

“只知道她演技好,却没想到是个这样的人才,在秦家后宅这么多年,真是可惜了她的才能。”

她输给这女人,倒也真是不冤。

蓝影感慨:“是这些人太没用了,咱家主子一回来,不出三日,这动乱一定平复。”

林曼玟与有荣焉的点头:“那是自然。”

若非如此,皇帝也不会将沈景渊派去南陵镇守。

在沈景渊去之前,那地方可是常年战乱。

沈景渊去了不过几年,不仅南蛮不敢再犯,原本最乱的地方也变成了南方最富庶繁华之地。

若他是皇帝的亲生子,哪还有她其他哥哥什么事。

不过沈景渊最是孝顺,只要孟贵妃恩宠不衰,安稳无虞,他便会永远效忠于沈家。

一开始沈景渊是因孟贵妃被皇帝爱屋及乌,后面却是因为沈景渊本人,连皇后都得对孟贵妃客客气气。

毕竟谁会得罪一个永远登不上皇位,却又手握重权不可取代的王爷呢?

林曼玟由此总结,打铁须得自身硬。

比他们预计的时间还早了一天。

不过两日,沈景渊便将白家私兵全部拿下。

求林曼玟秦竹小说林曼玟秦竹的免费资源完整的

除了最后关头,一伙人冒出来将白云倾救走以外,白家一个不落被缉拿。

皇帝登基以来最大的一场震惊京城的动乱,至此被平复。

沈景渊居功至伟。

……

“你说这京城到底还能有谁在我们主子手下将人救走。”蓝影十分不解。

嗑了两天瓜子有些上火,正喝着青影精心调制的花茶的林曼玟将手中杯子放下,嘴角噙着一抹略有些冷凝的笑:“我知道。”

“是谁?”几个影卫好奇追问。

林曼玟也不隐瞒:“秦家,秦竹。”

蓝影诧异道:“那个掌握着麒麟卫的秦家?”

“麒麟卫?”林曼玟听着这称呼,脑海中冒出来在小天山时,突然冒出来的那群神秘侍卫。

原来那便是传闻中秦家世代相传的麒麟卫。

“哥哥去皇宫了是吗?”林曼玟问道。

得到肯定答复的林曼玟起身,既如此,她便该解决一些私事了。

她云淡风轻地吩咐:“青影,紫影随我走一趟,其他几人暗中随行。”

几人一凛,齐齐应声。

林曼玟走出南陵王府后,冷眼一睨:“出来吧!”

暗处的几个麒麟卫对视一眼,落在她面前跪下。

“见过九公主!”

林曼玟颔首,令人侧目的威势流露出。

“告诉秦竹,半个时辰,醉月楼见。”第28章

秦家。

秦竹听见麒麟卫回禀,他一挑眉:“她自己走出来说要见我?”

就在半日前,他收到的消息还是南陵王府守卫重重,无法潜入。

麒麟卫垂着头:“是的家主。”

秦竹放下手中的笔,笑道:“很好。”

他忍不住低喃:“我还以为你这就将我忘了,还算有几分良心。”

醉月楼。

秦竹推开门看见那倚在窗边的红衣身影时,有些恍惚。

不过短短一月没见,竟似恍如经年。

他走过去在她对面落座,目光一寸一寸打量过她。

气色很好,她一向知道享受,从不委屈自己。

移到林曼玟肩膀处的位置,他目光顿了顿,若在小天山那天,知晓下一瞬就能换回来,他绝不会那般毫不犹豫地用她的身体去挡。

也不知道她还痛不痛?

一想着她承受的痛苦,秦竹也感同身受一般痛起来。

林曼玟并不知道这短短时间内秦竹脑子里已经闪过万千思绪。

“秦世子。”喊了这句,她想起了什么似的又笑道,“不对,现在应该叫你秦家主了是吗?”

秦竹默了默,勾唇:“我还是喜欢听你叫我驸马。”

林曼玟嘴角一抽,懒得接他话,兴致淡淡道:“青影,看茶!”

青影恭敬的应声,秦竹一顿,眼神终于落在她身后那两个女子身上。

沈景渊的影卫?

青影倒了茶后又退到林曼玟身后,与紫影一左一右,十分保护性的姿态。

秦竹闻着杯中的茶香,却不喝,只是看向她的眼中带上笑意。

“你不是最爱醉月楼的桃花酿,怎么不喝了?”

林曼玟单手托腮,故作苦恼:“受了些小伤,我哥不允许我再碰酒。”

“喏!”她下巴往旁边一扬,指向青影紫影,“还派了人监视我呢!”

她抱怨的口吻,可那唇角分明是藏不住的愉悦笑意。

秦竹笑容微凝,声音带上凉意:“我以前怎么不知,你这般听话?”

林曼玟故作感慨:“以前不是没人管嘛,现在,自然是不能让关心我的人伤心。”

九公主若是心狠起来,最会戳人肺管子了!

果然,她清晰的看见秦竹冷下了脸。

秦竹不开心,林曼玟就开心了。

秦竹握着杯子的指尖有些分明地泛白起来。

“所以你就让我伤心?”

林曼玟不可置信地瞪大眼,随即笑得花枝乱颤起来。

“心这个东西,秦家主有吗?”

秦竹眸色一暗,沉默半晌,声音有些飘渺起来:“自然是有的。”

林曼玟嗤笑一声,懒得再与他掰扯,直截了当地道出目的。

“我知道白云倾在你手里,将她交予我。”

冤有头,债有主。

她所有跨不过的仇恨,百分之八九十都落在那女人身上。

秦竹又勾起笑。

他就知道林曼玟聪明还睚眦必报,才会先下手为强将筹码握在手里。

他微微颔首,十分爽快道:“可以。”

林曼玟并未露出欣喜神色,而是警惕地等着他下半句。

果然,他往前凑近几分:“跟我回秦家,我就将她给你。”第29章

他这话一落下,四周瞬间落下五个黑衣侍卫将林曼玟围在中间。

七影卫全部出现。

林曼玟双手抱臂,冷笑道:“秦竹,你别太荒谬。”

秦竹对于出现的几人并不惊讶。

他看也不看赤影他们,只盯着林曼玟。

“知绾,和离书还未签,你现在还是我的妻子。”

“秦家,也是你的家。”

林曼玟挑眉:“你倒是提醒我了。”

她往一旁伸出手,青影立时淡定地从怀中抽出一封信封递到她手上。

“早就知道你人品不行。”

林曼玟将那信封拍在桌上。

“这是我签了字的和离书,你若不认,我便去求父皇在这上面盖上玉玺,当然,也得多谢秦家主帮我澄清巫蛊之事,我才会有这个面子。”

秦竹骤然变了脸。

“林曼玟,当初强行要嫁入秦家明明是你自己!”

她怎么可以,怎么可以将一切搅乱后事不关己地抽身离去。

他明明已经努力在给她,她想要的一切。

林曼玟微微偏过头,满脸都是天真地反问:“那又如何?”

无声对峙良久。

秦竹闷闷笑起来,那笑声令人心里发慌。

这人真是天真到残忍!

他抬眸看向林曼玟,眼眸里是平静到瘆人的执拗。

“林曼玟,你可知……麒麟卫之下,是麒麟军?”

身后,七影卫亦是微微变了脸色。

秦家麒麟军,那曾是这片土地上最强的军队之一。

林曼玟一听便明了他的意思。

她眼眸一戾:“秦竹,你在威胁我?”

秦竹不回答她的话,他垂下眼眸:“知绾,陛下能放弃你第一次,就能放弃你第二次,在他心里,最重要的永远是他的江山稳固。”

林曼玟长长地吸了一口气,嘴角翘起来,笑容冷冽:“就算陛下不签字也没关系。”

“今天这和离书,你收也得收,不收也得收,我林曼玟,自此与秦家,再无半分关系。”

秦竹宽大袖袍下的手已经暴起青筋。

他低低叹息:“知绾,你别逼我。”

林曼玟丝毫不惧,冷嗤一声:“你想如何?杀了我?”

秦竹眼里酝满了复杂的情绪:“我怎么舍得再伤害你半分。”

这话落下,他却是将手微微抬起。

窗外对面楼顶上,瞬时出现了无数拿着弓弩的麒麟卫。

那闪着幽幽箭头的寒光刺得人眼有些生疼。

秦竹眼神漠然,嘴角含笑:“你可以活,他们七个,却是逃不出去了。”

林曼玟还未说话,老大赤影冷声道:“少在这里危言耸听,九公主,别受他的威胁。”

青影也道:“若是我们七个人加起来,护不住一个九公主,那我们也就不用活着去见主子了。”

秦竹不理他们,只微笑看向对面的人。

“知绾,你选。”

林曼玟心尖一颤。

她没想到秦竹疯到这地步,是她太过草率。

她绝不能让旁人因为她而受到不该有的伤害。

她定了定神,刚要说话,一道如寒冰般清冽的声音传到众人耳边。

“我的人,我看谁敢动。”

几个影卫瞬时露出惊喜神色:“主子。”

只见一身白衣,俊美如神祇的沈景渊不知何时出现在门口。

醉月楼下,他带来的人已经与秦竹的麒麟卫对上。

气氛剑拔弩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