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大全

当前位置: 小磊文学 > 诗歌
  • “现在贺小姐也不愿嫁,岂不随了她的意。”傅暮烟还想留着贺婉樱的脸面,也并未说明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裴氏看着傅暮烟,眼里的失望几乎快要溢出来。“你当真觉得这只是你们两人之事?”“现在镇国公府在圣上眼前早已不重要,这几年也有意提拔新臣,这些你难道看不见?”“丞相那艘船,我们得登上。”话点到为止即可。傅暮烟哪里不懂裴母的意识,也不是不知道现在的局势。只是他觉得没有这个必要。...

  • 裴玄诀的语气很轻很温柔,说着说着有些走神,心慌的异常厉害。天色越来越暗,府医说过的话还在他耳畔来回盘旋。“能不能醒只能听天由命了。”那种惶恐不安的情绪,就像是走在悬崖边缘,每一步都如履薄冰。“是我错了,不该将你送走……等你醒来我们好好聊聊。”“你想怎样都成……只要你醒来……”裴玄诀掖了掖被角,手竟然都有些抖。不多时,门外传来了轻微的敲门声。...

  • 程周眨巴一下眼,视线掠过手机里的照片,顿时有点牙疼。这个林牧周真是色胆包天,知道婉宁姐在赌气,还故意挑这个时候趁虚而入、火上加油,真是不怕死。“呵,”傅宴礼冷冷勾唇:“离开我,眼光也变差了,竟然连林牧周这种货色都看得上。”她以为他会在乎?……外界发生了什么,徐婉宁一概不知,也不关心。她如今的生活被学习填满,枯燥单调,却也充实安稳。每天出租屋、图书馆,两点一线,学习之余给自己做一顿好吃的,顺便分享给...

  • 离公司远,每次在路上要花费很长时间。而且这里的环境并不是很好,大抵是包下了整个山头,山上就只住了顾言风,他没请保姆,一个人待久了,难道不会寂寞吗?顾言风手一顿,眼神蓦然黯了下去。他没有回答,时间仿佛都静止了,死寂一般的静默不断蔓延。在沈思榆以为他不会回答时,他沉声道:“我母亲葬在这里。”...

  • 别人不清楚,但作为同寝且关系最好的闺蜜,她可是亲眼看见教授给她一个人开小灶、喂项目,甚至连写论文都带上她。要知道,桑允柠当时还是个本科生,欧阳教授连她正儿八经的导师都不是。却愿意为她倾斜这么多学术资源。按照欧阳教授为她规划好的路,踏踏实实走下去,不出意外,五年之内,桑允柠就有望成为国内最年轻的生物科学博士。至今为止,邵雨薇都想不明白,桑允柠为什么要放弃学业。想起老师对她的偏爱,心中不由感慨,可能有...

  • 陆远没有听清,但一直目光深情地看着周宴西。看完极光后,周宴西转身就要离开。但是此时观赏台上已经结了许多冰凌,台面上有些湿滑。周宴西小心翼翼地走出第一步时,身旁的陆远伸出了手。“我扶着你。”周宴西犹豫了一会,还是轻轻地扶着他的手臂,一步一步走下台子。就在走最后一步时,她踩到一滩水渍,重心不稳,整个身子猛地向后一滑。“啊!”周宴西惊叫出声。...

  • 她一路开着车回酒店,到达时已经是晚上十点。周宴西再次看见了景雪。这次,她站在陆远身旁毕恭毕敬的,完全不是往日里周宴西见到的那幅活泼模样。两人走近周宴西后,景雪凑近上前对她说:“温小姐,今晚我们陆总想要邀请你一起观赏极光,请问你有空吗?”她说完对着周宴西眨眨眼睛,看着俏皮极了。周宴西却想也不想地拒绝了:“不了。”她不想和温幼眠身边的任何人牵扯分毫。...

  • 谢昀当时用这几个字来形容她,她现在原话奉还。那边沉默了半响,沈思榆知道谢昀是在跟自己的自尊心做斗争,她知道这次机会对谢昀有多重要,也知道,谢昀有多要脸面。她靠在车窗上,轻笑了一声:“你知道吗?这个机会原本就是给你的。”半年前,谢昀从顾家受气回来,抱着她说,顾言风有他妈帮他撑腰,在老头子面前说话,他却什么也没有。她心疼谢昀,想帮帮他,所以给夏董打了一通电话,一切都在按她的想法进行,没想到在即将成功最...

  • 怒火从心里窜起,秦汐见过不要脸的,却没见过不要脸到如此销魂地步的!他自己做了下流事还要她帮忙保守秘密?!她捏了捏拳头,拉开两个人之间的一点点距离,作势帮顾少庭理了理衬衫的领口,“你放心,这种肮脏勾当说出去也只是拉低我的格调,我会替你保密的,一夜七次郎。”顾少庭脸上的笑容一凝,秦汐已经放开他,甩着马尾向不远处的裴锦川小跑过去,“那就麻烦您了。”裴锦川扬了扬手里的车钥匙,“在门口等我。”...

  • “你松手……”江黎舟压低了声音,对着尺寸提醒。可迟琛仍然像没有听见一般,把他上衣的扣子解了下来。江黎舟:“!!!”见自己的警告没有用,江黎舟只能用手把迟琛往外推,尽量让两人离得远一些。但迟琛的力气远远大于江黎舟,他一只手禁锢住江黎舟的双手,另一只手往江黎舟的裙底探去,其目的不言而喻。江黎舟忍不住有些慌乱,毕竟在这种刺激的场合,他可不能保证,自己真的就能控制住,一点声音不发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