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漠日记

  • 凌晨两点,躺在长途大巴的二层。春节的回家潮是工人从东部向西部、发达向不发达的地方赶回家。而我逆流,坐上了从西部开往东部的大巴。连同两位司机,我们一行四人。四人交谈甚少,时而冷漠,时而热情,仿佛公事公办...

  • 曾经喜欢在夜空下,望着星空,拿着手机,听着音乐,一个人静静的和你网上聊QQ.可现在一切已陌生了,变了,在也不会回到曾经了……是自己的狠心伤害了,现在只独星空望忧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与寂寞深深的染上了...

  • 昨晚夜里两点半,我刚入眠一个钟,梦里迷迷糊糊有野兽嘶吼的声音,突然意识到是有人在叫我。小刘说,阳7在叫我。她歇斯底里地像哮喘一般地叫我的名字,我意识到她是发病了。我让小刘和我一起下床,开手机电筒,我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