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诗文大全

当前位置: 小磊文学 > 古诗文
  • 崔父朝她点了点头,崔母见了她,脸上露出笑意:“公主,快坐过来。”她示意让盛听澜坐到她的旁边,听澜照做。崔母和她耳语:“马上你与墨白就要成婚了,你准备了……那个小册子吗?”盛听澜不解,怔了片刻,而后脸红道:“没有。”一道声音插了进来:“母亲,我和公主过段时间,要出京城一趟。”崔母扭头,迟疑道:“这马上就要成婚了,你们要去哪?”不等他回话,坐在一旁的崔父泰然道:“孩子们要去哪,便让他们去,都长大了,有...

  • 可悲伤却丝毫没有减弱。她的眼神空洞而迷茫,仿佛失去了焦距,呆呆地望着前方。阮尊悦心疼地看着她,轻轻抚摸着她的头发,试图给予她一些安慰。然而,此时任何言语都显得那么苍白无力。许久之后,阮香菱的哭声终于渐渐止住,可她的眼眸中依然满是痛苦与哀伤。她深吸一口气,缓缓说道:“姨母,我好累,真的好累。”“我想去陪我的母亲。”阮尊悦听到阮香菱的话,心猛地一揪。“香菱,你母亲若是知道,一定不希望你这样。”...

  • “我一直在寻找阮灵,却没想到在见面却是在乱葬岗发现了她。”这是阮香菱,第一次听到有人说出母亲的名字。从前所有人都在说她是‘疯女人’,是‘贱妇’。直到这一刻,阮香菱生出了一番实感。我的母亲叫做阮灵。我同她是一般姓氏。阮香菱呆立当场,心中五味杂陈,泪水悄然滑落,竟生出了几分舐犊情深。“阮灵。”她轻声呢喃着。阮香菱沉默了许久,泪水渐渐模糊了双眼。心脏就像是窗沿边悬挂的风铃,叮叮当当,胡乱作响。...

  • 他闭上了眼睛,眼尾泛起晶莹的水光。孟倾夏皱起眉,后知后觉的升起一股疼意。就好像是心口腐烂的一处,生出了疤,又被人活活撕开。窗口的一束光打到了床上。房间里估计还没有人来整理,被子还乱做一团。孟倾夏突然想到,迟寒柏以前睡觉挺不老实的,被子睡着睡着就不见了。小时候还不知道什么是男女之防,而且她就那么小小一个,也生不出什么龌龊。晚上的时候,他有时候睡得晚,或者突然想起就会跑过来给她盖被子。...

  • 叶凝筱看向他,不解道:“我反抗的那么强烈,你难道就不会觉得难堪或者不开心什么的吗?”宋云亭挑了挑眉,勾唇一笑:“不会啊,我就欣赏沈小姐这样的不屈的性情。”“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在下长相和家世也不差,沈小姐不如别反抗了,嫁给我你吃不了亏。”“……”叶凝筱指了指他:“他一直是这样吗?”小九捂嘴轻笑,解释道:“小姐,宋公子虽是这种性格,但人却是极好的,小姐放心,夫人的眼光向来不会出错。”...

  • “妈妈长的也不凶啊。”“许听,是不是你跟人家说了一些不好的话?”“你看把人家委屈的,都不敢在我面前露脸。那车开那么快,多危险啊!”许听没有反驳,她也没想到傅郁为了照顾她的想法,能够做到这种份上。但凡刚才傅郁在秦家大院停留一会,门前这么多人,必然会有人认出傅郁。毕竟傅氏财阀在京城,可谓是人尽皆知,而秦家的人接触的信息,也同样是上流圈的,恐怕一眼就能判断。...

  • 她说着,随手捏碎,吹了一口气,那魂魄便随风而去,再无踪迹。女鬼忍不住打了个寒噤,点点头,隐去了身形。次日晚上。刘奎果然来了。他半边脸高高肿起,胡乱裹了伤布,却掩不住面上青黑死气。人有三魂六魄,他少了一魂,人显得有些木呆呆,推开前门便径直往里走,嘴里说着:“七娘子,你叫我来做甚。”黑衣娘子坐在院中,手里擎一把罗扇,遮住半张面孔,宁宁坐在她身侧,两人盯着他,他也浑然不觉,只往后室而去。...

  • 她不知道沈霁淮为什么要这样对她,她甚至怀疑他是不是恨她,不然为什么一定要开一间总统套房让她也住这里,他非要这样折磨她吗?她有一股冲动,想要不就现在冲出去,说自己另外开一间房吧,但是很快她又打消了这个念头。沈霁淮会生气,他那人掌控欲太强了,带着朋友出来玩,朋友都是听他安排。现在她倒不是怕他生气,而是在想许何平的建议,在勾引和伺候之外,还有一条路,叫巴结。...

  • “江小姐,你看看还有没有什么疑问?”一边说,迟琛的一双手在江黎舟腿上游离。江黎舟的脸忍不住染上了一抹绯红,他拿起文件,遮挡住自己的脸。用着残存的理智看完过后,江黎舟深吸一口气,尽量让自己的语调平稳。“嗯,没什么问题。”“那江小姐签字吧。”江黎舟看了迟琛一眼,又看了旁边的秘书一眼。很显然,迟琛没有让秘书走的意思。但迟琛的这双手实在是太不安分了,江黎舟实在害怕自己哪刻会绷不住。...

  • “这是?”江黎舟自然之tຊ道迟琛指的是什么,婉尔一笑。“这是给你的报酬,小叔。”迟琛挑了挑眉,视线缓缓上移,最后停在一个江黎舟的脸上。他勾了勾手。江黎舟也勾唇靠了过来,依偎在他怀里。迟琛嗅着他头发的香气,一边摩挲着他的脸,一边漫不经心的问。“迟默晟现在没在家么?”“不知道,应该没有吧。”提到迟默晟,江黎舟有些晦气,毕竟他当初就是因为恶心迟默晟才来找迟琛的。...